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冲田组】我们的审神者最近好像有什么烦心事?

※冲田组,大概是清安向没错
※人物归刀剑乱舞,ooc是我的
※只是单纯想写写看人前人后关系不一样〔?〕的冲田组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往下?

“大和守安定……什么嘛,今天的内番又是和你排在一起啊。”
加州清光挑了挑眉毛看起来有些无奈,随即将拿来的耕作工具随意地放在一边,看着面前拿着铲子看样子是准备铲土的大和守安定,
“嘛……不过虽然也没有很惊讶就是了。”
“主上为什么总是把我和你这家伙排在一起,我倒是挺想知道的。平时出阵在一起就算了,怎么连内番都摆脱不了你。”
大和守安定皱了皱眉,停下动作将铲子支在地上,
“……而且我可没兴趣和功夫天天盯着你看你有没有偷懒。”
“最起码在手合的时候我从没偷过懒好吗?我只是讨厌会变脏的工作而已,要是弄脏了的话可就不可爱了啊。”
“弄脏了洗一洗不就干净了吗?真是搞不懂你这家伙。”
“是是——只要主上觉得我可爱愿意多使用我就好了,谁管你。”
“……喂,你什么意思?”
大和守安定放开握住铲子手柄的手,铲子一下子就倒了下去,与地面撞击发出一声脆响。
“还能有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呗。”
加州清光好像没有看见大和守安定变了的脸色,低下头只是看自己早上刚刚染好的指甲,又吹了几下随即满意地将手举过头顶,
“你听不出来吗?”
“……你是不是想打一场?我随时奉陪。”
“求之不得。”
看着面前的刀剑男士的怒气似乎已经完全被自己挑起来了,加州清光勾了勾唇角,放下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露出一抹计谋得逞的微笑:
“输的人包了今天分配到的内番。”
“成交。”

审神者看着内番结束后的报告,耕作那一栏下面大和守安定的名字后面赫然写着+0,突然有点想笑出声。
但是在笑之前她还是感到一些担忧,自家从前隶属于冲田总司的两把刀平日里总是这样,出阵的时候又总是两个人之间争“誉”,虽然相信这两位刀剑男士的战力,但是真正遇到强敌的时候又会担心他们能不能够配合对方到最好。
真是有够头疼的。

“我说你这个家伙是不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啊?‘誉’我明明都要拿到手了!”
加州清光甩了甩刀身溅到的血迹将刀收回刀鞘,皱眉看着身前一脸云淡风轻整理羽织的大和守安定,而对方瞥了他一眼,只是偏头对他说:
“我可没有和你过不去。想要‘誉’,自己凭本事拿走啊。”
“……所以你这家伙刚刚绝对是在笑对吧?!”

夜深时加州清光睁开了眼睛,掀开一旁大和守安定的被子不出意外地收到他不满的一瞥,于是他也便不打算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一下,坐起来将这个些许有些困意的刀剑男士勾住腋下拖起来箍紧双臂抱进怀里,大和守安定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没挣开,干脆就这么任他抱着。
“我说……安定,今天早上的比试你下手还真是让我够呛啊。”
“不然呢?难得是你提出的,我当然不会给清光偷懒的机会。”
“……啊果然耕作这种活我最不喜欢了,下次最好能和主上说一下啊。”
“内番完在温泉里泡了好久的刀剑男士也是少见,所以说你明明只弄脏了衣服和手臂吧?”
“风一吹过来沙土飞扬好吗?弄脏的可不只是衣服和手臂而已啊!安定下次你要不要自己去试试!”
“我可不要。愿赌服输就不要抱怨啦!”
“话说回来最近主上好像在为一些事情烦心呢……?”
大和守安定想到什么似的别过头去,却看到抱着自己的那个刀剑男士已经闭上了眼睛。
“……”
掰开加州清光抱紧自己腰的手让他躺下来,大和守安定支起身子拉过一旁的被子给他盖上,这才揽过自己的被子钻回被窝。
“……晚安。”
听到身边刀剑男士的呼吸逐渐平稳下来,加州清光睁开眼,扬起的唇角盛满了笑意。
“主公在……烦心吗?在烦心什么?”

END.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