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17

 

 

被硬生生撕扯开来的血肉飞溅,所有想要隐藏起来的事情终究是被毫不留情地拆穿。怪盗只感觉到后背发凉,明明没用伤口,但是身体却像被凌迟一样痛苦,心脏处像是无故多出了一个空洞,让他感觉到无所适从。像是溺水的人一般想要挣扎着脱离现在的处境,终于能够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白马探的脸。

“时间快到了。”

被盯着的侦探毫无尴尬地看了一眼手里的怀表,然后将目光投回怪盗的身上,“上次我们发现的那个东西的分析报告也已经送到了,在你睡着的时间里。那么接下来还有一点时间本来可以让我们准备一下路线和计划,不过看怪盗君现在的状态现在是不能好好定下心来了呢。”

白马探在醒来后便找到了怪盗休息的地方,看到他睡得如此之沉虽然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心下隐隐有些不安,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小泉家的电话。小泉红子在接到电话后听他讲了讲现在的状况,随后将一些东西发送到了他的手机上。

虽然疑惑小泉为什么会知道那么多但是识趣地没有多问什么,白马探于是搬了把椅子坐到了怪盗床边一边翻阅文件一边等待他醒来。等到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距离他们预定去“赴约”的时间还剩下不到两个小时。

“我知道你可能有很多事情想问,但是很显然现在并不是发问的时候。在你休息的时间里我已经找出了大楼的布局和构造背下来了。虽然对方可能比我们更加熟悉建筑的构造,但是我我们有备无患。”

“……我从来没发现白马侦探你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帮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那当然。行动之前做好十足的功课,才会有获胜的可能。毕竟我们这里只有两个人,也许一进入那里就已经是进入了敌人的埋伏圈,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富家少爷的傲慢样子真是让人不爽。

心里毫不留情地吐槽着,怪盗用手肘撑起自己的上身坐起来,然后在白马探的目光下勾了勾唇角,开口道:

“那些家伙下了那么大一盘棋,是时候应该好好回敬过去了。”

偷袭,对峙,使诈,挑拨,他们已经什么都做过了。我会尽快结束这一切。在一切的恩恩怨怨都结束之后,“怪盗基德”也将不复存在。

 

“喂工藤。你是真的想好了吗,再去一次之前怪盗先生被偷袭的地方?”

“拜托,你不是就希望我去吗,灰原。而且就是我之前所说的,无论我是站在‘平城年代的福尔摩斯’‘日本警界的救世主’,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的立场,还是站在收养了一个变成鸽子的怪盗的工藤新一的立场,我必须要找到他才能解决我的疑惑。”

“但是话是这么说,工藤。你远远不知道你去干涉之后等待着你的是什么。我可以看出来,那个怪盗抛下你跑了其中一点是不想让你干涉进来。——不管他是不是嫌你碍事。不过你既然执意要去的话我就不阻拦你了。多加小心。”

灰原背过身去,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电脑荧屏发出微弱的光芒映亮了她的脸庞。站在楼梯口的工藤新一沉默了一会儿,转过身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大步离开了地下室。灰原用余光看他,蓝色的眸子里毫无情绪波动。

直到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灰原哀收回目光,重新落在电脑的屏幕上,顿时感觉屏幕发出的白光让她感觉无比刺眼。

“打个电话给博士,让他明天在这里装一个灯好了。”

 

两人提前了半小时来到了大楼的附近,为了方便行动怪盗在自己的装束外面套上了黑色的斗篷。白马探暖褐色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十米之外大楼黑黢黢的入口处有没有人影行动,而怪盗则是在一遍又一遍确认行动需要的道具,然后随手翻了翻白马探特意带过来的大楼构造图。

今天是月底。那个假预告函所说的预告时间。

不得不说那天晚上工藤新一分析得很对。和他一样看法的怪盗基德就在一天前的晚上以熟悉地形为由到这里踩点,然后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物的伏击。现在他和白马探待在一起——虽然他真的很想孤身潜入,不牵扯到任何人,但是他知道他无法说服已经下定决心要帮助他的金发侦探,以及可能现在正在通过水晶球得知自己一举一动的小泉红子。

并且他得承认,有了他们能让自己稍微感到一点点的轻松和安心。

 

“喂,黑羽君,你看大门口那个人!”

白马探压低了声音推了推怪盗基德,后者反应过来不满地瞪了一眼说我不叫黑羽,然后等到他看向大门口处那个身影的时候瞳孔蓦地缩紧,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扑克脸都忘了摆。好不容易再次反应过来,他发现白马探正严肃地看着他,脸色凝重。

怪盗基德脸色难看地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然后他听到白马探低声问他:

“接下去应该怎么办?我们大概是无法阻止他进去了。需要和他会合然后一起行动吗?”

“……不,白马,我现在正在思考怎么把那个家伙快速地打晕然后把他丢回工藤宅。”

怪盗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压抑着怒火,白马探望了他一眼,无奈地将视线投到远处那个在大楼入口附近走动像是在调查着什么的人,收好了为了行动而准备的东西,抬头发现怪盗现在正看向他,白马探晃了晃手中捏着的被折叠起来的地图,然后唇角挑起一抹弧度:

“我们应该提前行动了。在工藤君被他们盯上之前,我们要先把他们引出来。”

怪盗抿了抿嘴唇,兀自扯紧了裹在身上的黑斗篷。他感觉自己紧张地冒了汗,水珠顺着额头滴落下来,沿着下巴滑到喉结,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感觉到圆环状的皮革物体正勒着自己,在感觉到难受的同时,他头一回厌恶起来自工藤新一的强烈的存在感和他身为侦探的执着。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担心他?

 

TBC.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