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消失了好久我回来了x

其实16早就好了但是我忘了发上来了【悲伤

祝食用愉快√

养鸽人-16

 

 

惊醒时窗外已是艳阳高照,扶着昏昏沉沉的头坐起来然后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刺目的光线迫使他暂时眯上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再想去回忆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把一切都向灰原全盘托出,工藤新一的余光一扫,瞥到了刚刚暗下去的手机屏幕。

他伸手将屏幕重新划亮,提示框那一栏赫然列着十几个未接来电。这几个电话都是由同一个号码拨出的,正当他下意识认为是青梅竹马打来的电话并且想要查看备忘录里有没有今天的行程的时候,又一条短信提醒浮现在了提示框的最上方。

他皱了皱眉头,点开了那封短信。

 

“侦探君,你打算放着那个猜不透的小偷就这样不明目的地在你和警察的眼皮底下飞来飞去吗,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呐。”

短发女孩手在键盘上敲击着,头都不回,但语气和神情中充满了调笑的意味——即使答案早就了然于心。她眼皮稍微抬了抬,瞥向靠在电脑桌旁似乎是在低头沉思的高中生,由于背对着她所以看不清表情。也不知道那家伙打算这么敷衍过去呢。她这么想着还在心里惋惜了一下没办法看到侦探纠结于言辞的样子,手上打字的动作却也不停下。

“拜托,我可是个侦探好吗。像那种自大的小偷我怎么可能会放任他那么猖狂地扰乱秩序。”

出乎灰原哀意料的,工藤新一的语气听起来很沉稳,一如入了状态后沉着冷静的样子,丝毫没有一点被自己先前的言语刺激到的样子,让她不禁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勾了勾唇角,然后淡淡地开口道:“那么说,你知道我到底找你是为了什么……亦或是换言之,你现在是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是吗?”

感觉到对方的沉默,灰原哀轻笑了一声,并不打算就此收住话语,

“让那个行为完全像谜一样的怪盗先生不明目的地住进来,然后照顾他,然后你几乎是暴露了你自己所有的情报,而对于他来说,你也许只是仅仅知道他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被变成了鸽子,然后需要你的帮助罢了。而现在,他又从你家跑了。”

“而且现在根据被拍摄到的照片联系发生的时间和发生的地点,还有它的发布方式,你不感觉这三者巧合得就像是被某人刻意安排的一样吗?”

发生事件的地点十分偏僻;交锋者又不是警方,而是不明身份的袭击者;发布方式是在网上匿名发布,很难追查到发布者。更让人起疑的是,这些照片虽说是拍到了怪盗基德被袭击的瞬间和之后,但是却无法看到一点点犯人的影子。这样的安排甚至像是刻意的,让人不禁联想到例如绑架犯刻意给人质拍照以此来要挟恐吓威胁对象的作法。

“并且,虽然只是有这个可能性,散布者的身份不明,意图不明,真正目标也可以说是不明。这对你我的安全也有一定隐患。要知道,如果对方的目标是你的话,也可以是利用了怪盗基德来吸引你的注意力。敌在暗,我们在明,根本无法预料到他们下一步的行动会是什么。那么,身为平城年代的福尔摩斯的你接下来到底会选择怎么做呢?”

虽然是说着有关性命的话,灰原哀还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手指在键盘上敲击出最后几个字母后她摁下了回车键,伸手在电脑桌旁拿过一杯果汁喝了一口。

“总之,要先把他找回来才行吧。无论是站在侦探的角度上要追逐怪盗,还是站在个人的角度上想要知道真相,我难道不都是只剩下这个选择了吗?”

工藤新一转过身来面对着坐在椅子上的女孩,唇边勾起的是一如往常的自信笑意。

 

“总之接下来,我们的计划,KID君你已经想好了是吗。”

白马探低头翻阅着自己在几个小时中搜集的资料和照片,抬头看了一眼坐在对面将帽檐拉得很低但是却满脸笑容的黑发少年,张了张口又想补充些什么,想想还是作罢。面前人将帽檐稍微往上推了推,然后随手拿过白马探还未翻阅过的那叠照片和资料放到自己的膝盖上,扫了几眼就没了什么兴趣,道:

“想把那些家伙引出来,无非就是那几个办法而已。但是没想到你去找了那么多资料啊,我说几年前这座建筑的主要负责人和工程师都要这么详细的资料吗?这样是不是也太夸张了一点啊喂。”

白马探抬头看了少年一眼,然后很认真地说了一句:“非常有必要啊”之后,身着便服的怪盗先生彻底放弃了与他交谈的心思,从口袋里掏出带在身边的道具开始检查起来。在他将催眠瓦斯的包装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道具翻来覆去逐个检查了好多遍之后,终于听到白马探将那一叠资料全部看完后放在桌子上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对方的面容上满是倦色,刚刚想说出口的调侃就这么呛在嗓子里。

“喂,白马侦探,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啊。省的晚上行动的时候来拖我后腿。就这样的状态跟我一起去你是想去当挨枪子儿的靶子吗。”

“我过一会儿自会休息的。现在说说你的计划吧。我刚刚把一叠资料全都看过,到时候就不会像第一次去那样没头绪地到处乱转了。”

“啊啊是嘛。”看了一眼正在揉太阳穴的金发侦探,怪盗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等到白马探看起来稍微精神了一点之后,怪盗将扣在头顶的帽子摘下,清了清嗓子:

“总之,想抓住那些家伙的话果然还是要先把他们从窝里引出来吧。在这种不知道他们的巢穴在哪里的境况下……我们能做的当然是——”

“抛出诱饵,引蛇出洞,引诱他们露出破绽,自己暴露于光天之下。”

“……你这家伙怎么看起来那么不精神,接嘴倒接得那么快啊喂!难不成累是装的?!”

“这种东西装了干嘛啊?总之我先去休息一下,KID君也快点去休息吧。到时候必须要找到新的线索才行。”

“休息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不劳费心了侦探君。”

对于这种无意识的吵闹,两人都不自觉勾起了唇角。待白马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少年的唇抿了起来。他垂下眼睛,将拉到头遮住脖子的外套拉链往下拉了一段,露出了一截皮革制的圆环状物体。他用之间去触碰被它禁锢着的周围有点泛红的皮肤,一时间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他握了握拳,然后将拉链拉了上去。

“真是的……热死我了。”

 

有时候谁都不想去逃避些什么,但是直到一直深埋心底的什么东西突然被挖掘出来,暴露在阳光之下,那么即使是自己心里最清楚的一件事情,也会不自觉地想要摆脱与它的关系。因为它散发着灼人的温度,它的表面是伤痕累累的皮肉。

 

工藤新一奔跑在街上,他紧紧地将手机握在手里。他看到短信上只有简短的三个字母,但是却像是能够清楚地说明一切。他的脚步骤然放缓,他看到就在他前方的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站立在树叶洒下的阴影当中。

对方像是感知到什么似的回过头,然后对上了他的视线。工藤新一看到毛利兰向她缓缓走近,看起来似乎是有点不安。

但是当她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工藤新一突然感觉到她又平静下来了。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开口问好,他看到自己的青梅竹马的嘴唇一张一合,抛出了一句连他自己都震惊的话语:

“新一,你恋爱了,对象不是我。”

他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其他表情的毛利兰,张开嘴巴却不知道应该去说些什么。他看着青梅竹马有些泛红的眼角,看着她眼中翻涌的情绪,感觉内心有一块像是被狠狠地撕扯下来,混着浓重的血腥味儿被扔到了被太阳晒得滚烫的路面上,有一瞬间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还活着,胸口像是窒息了一般地抽痛着。

然后,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只是感觉周围的景物在倒退。微微偏头,他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远的毛利兰,仍然站在树阴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跑,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意味着什么。那时候他忘记了自己想要出门的初衷,现在只想跑开,跑得越远越好,离开青梅竹马的视线。

但是他同时也知道,即使他再怎么跑,也无法脱离毛利兰的世界。

他伸手撑在墙面上,感觉到口袋传来的振动他拿出手机,发现是一封新的简讯。他忍不住点开,熟悉的号码和语气,让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开始激荡起来。

毛利兰:

抱歉新一,是我唐突了,当时没有想到你的想法真的是对不起……

但是,新一,喜欢一个人就放手去喜欢吧,我不想给新一带来心理包袱。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不要问我为什么啊新一,因为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输入完这一段话,毛利兰将手机放下,抹了抹眼泪,竟这么笑了起来:

“新一……你这个笨蛋。”

 

TBC.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