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神灯

仓促码完的短篇连名字都没有

 @怪盗一米八。 苏大的点梗,我拖了好久【……

大概还有四个点梗没码我能不能在考试之前码完呢orz

新快刀请签收【。_(:зゝ∠)_


天刚刚才有了亮起的趋势,在昨夜里的狂欢中被冷落着的闹铃此刻尽职地响了起来。伴随着振动发出的声音,躺在床上的人皱了皱眉,翻了个身,似乎是在尽力忽视在安静的宅子中显得格外刺耳的闹铃。然后过了好一会,工藤新一扶住自己昨夜因为喝醉而显得昏昏沉沉的头,用手肘支撑起了自己的上身。

待还未完全消散的酒精给头脑带来的晕眩感消退些许,工藤新一睁开了眼睛,感觉到一阵口干舌燥。他先是有些不耐地伸手将依旧在床头振动不停的手机闹铃关掉,然后手在床头上摸索着想要找点水喝。

他的指尖触碰到一个冰凉且坚硬的物体,于是下意识地将它拿过来。借助房间内微弱的光线,他发现手中的物体并非是他所希望的水杯,而是一个壶状的物体。

……这个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并没有想太多地将它放回了床头,工藤新一随手扯过挂在椅子上的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然后下床有些跌跌撞撞地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给自己倒一杯水喝,然后顺便去浴室冲一个澡让自己能够稍微清醒一下。

等他全部弄完太阳已经快要完全升起,当他打开自己房门的那一刻,看到此刻房间内的景象不禁一愣。他停止了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的动作,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虽然之前并没有在意但是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凭空出现在自己床头的那个壶状物体。

那个壶状物体并没有太大,但是有着长长的壶嘴。上面雕刻着精巧的纹路,也点缀着一些细小的晶体,在阳光下显得很耀眼。

但这也不全是他现在关注的,他努力辨析着此刻环绕在壶状物体周围的那一层光晕,随后他很快发现那是一层薄薄的烟雾。

然后他清楚地看到从壶嘴处突然冒出了烟雾。起初只是一缕,然后袅袅烟雾像是有神志一般汇聚在一起,竟在半空中拼凑出一个人的模样。随着烟雾从壶嘴中不断涌现,浮在半空中的那个人也越来越清晰,竟是一副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

烟雾勾勒出那人五官的轮廓,工藤新一虽然是从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但是此刻也并不慌张惊惧,他眯起眼睛看着那个少年,那个半空中的少年也在看着他,支着下巴一副随意轻松的模样。他看着工藤新一的脸色,似乎也就只有初见的那一瞬的惊异,随后就平静地如同这样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一样。

“你不是普通的壶吧。”

话语脱出口后工藤新一明显感觉到对方的脸色僵了僵,随后露出了一副像是看到有人在杀人现场穿草裙跳舞而且那人还众所周知与自己很熟那样的表情,然后向他摆了摆手。漂浮在半空中的少年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微微勾起唇角冲他咧出一个笑:

“能把神灯当作是壶,你是我所见过的第一个啊。”

“神灯吗?你叫什么名字?”

“……”

“我是工藤新一。”

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工藤新一也没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他从桌子上拿来一杯水,递到了唇边。

 

气氛陷入了有些尴尬的沉默。少年似乎是不喜欢这种感觉,他皱了皱眉,然后开口打破了沉默。

“喂,工藤新一。”他说,“我看你现在看起来一点都不兴奋啊。”

“兴奋?我为什么要兴奋?”

“……因为神灯能实现你三个愿望啊!别人遇到这种事情都要美死了吧!真是的,这么不以为然的样子看着就火大。”

我又不信这个。况且,似乎算是你来找我的吧?

话语到唇边硬生生被自己咽了下去,想到这样的话语可能太过刻薄,他走到自己床边坐了下来。距离稍进了一点,工藤新一能够更加清楚注视少年的眉眼。他看着黑羽快斗的容貌不知为何总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稍稍思考了一会儿,他抬眼望了望外面明媚的天空,然后扬起嘴角笑了起来:

“那么,最近的日子实在有些无聊。不如让我有一个可以让我值得将他当作宿敌的人出现怎么样。”

“这个简单。”

在少年打了个响指,眼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随着响指声落下,他化作一阵烟雾重新回到了神灯当中。

“实现你的愿望,工藤君。”

 

他也确实是实现了他的愿望。

临近深夜,工藤新一翻阅着从一个月前在他许下愿望之后的当天夜里出现了一个自称怪盗基德的猖狂小偷,完美地突破了博物馆中的警备,就那么自信到令人讨厌地站在宝石的展柜上,唇角挂着桀骜不驯的笑容。而那些中了他的催眠瓦斯感到昏昏欲睡的警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轻而易举打开了宝石的展柜,然后把名贵的宝石随意地收入囊中。

第二天各大报社都争相报道着日本警方竟然败在一个小偷手下的事件,而关于那个自称怪盗的报导也是多种多样。几乎是一夜之间,关于怪盗的舆论也算是传遍了日本。吸引了一群日本女性的关注。

然后工藤新一就收到了自己熟知的警视厅的警部的求助,接过他手中的那一张薄薄的白色卡纸,并很快告知他们像是谜语一样的作案预告的答案,从此就算是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而一切的起因也正是他对神灯许下的愿望。

“你厌倦了吗,名侦探?”

慵懒伏在桌子上的少年勾起一抹调侃的笑容,看向同样伏在桌子上对着面前一张白色卡片拿铅笔在白纸上奋笔疾书的工藤新一。而工藤新一回应给他了一个白眼,继续将头别了过去注视着卡片上由机器印刷的文字:

“也不知道是被谁变出来的小偷。”

但是这么说着,唇角却不经意地翘了起来。工藤新一感觉脑中灵光一现,放下了手中的笔,然后向后伸了个懒腰,视线瞥向那个支着下巴笑得开怀的少年。

“那么现在你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神灯?”

“……”

“为什么不行?”

没有漏过面前表情突然僵住的少年面容上一闪而过的踌躇,工藤新一皱了皱眉。他并不知道神灯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姓名,或者说他其实没有姓名?

“这种东西你要知道干什么,侦探君。又不会对你揭秘怪盗的身份有任何的帮助。”

“可是你都变出了那个大胆的怪盗来做我的宿敌。”

“这不一样!那是你的愿望,然而你现在所问的只是一个问题,我可以选择不回答的不是吗?”

“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

工藤新一眯了眯眼睛望向天花板,然后用故作镇定的声音在少年开口之前继续道:

“如果我说这是我的愿望的话,你就会回答的是吗。”

“哈?”

“那么,作为我的第二个愿望。神灯君,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少年有些惊愕地张了张嘴,下意识地想要拒绝,但是最终他的身侧环绕着缥缈的烟雾,眼眸中的情绪收敛了些许。他随烟雾腾到半空,低头注视着工藤新一的双眼。

“实现你的愿望,工藤君。”

“我的名字叫做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依稀听到了一些声响,四周嘈杂的脚步声与人群慌乱的尖叫声撕扯着他的耳膜,将他从神志不清的状态中拉了出来。他艰难地撑起身体,环顾了一下周围狼狈不堪的环境。

仍有很多人被倒塌的大楼掩埋在废墟下面。他视线所及之处尽是一片触目的红色。他只看到一滴滴红色在他白色的衬衫上晕开,几乎要撕裂身体的疼痛肆意占据了他所有的感知能力。

工藤新一极力无视身体上的伤痛爬了起来,跌跌撞撞去捡起几米开外满是尘土的神灯。神灯依旧完好,哪怕是被断壁钢筋敲击过,现在也只是蒙了一层薄薄的尘土而已。

不知为何感觉到心情稍微平静了一点。身边人们绝望的尖叫回荡在耳边,几乎充斥了他整个昏昏沉沉的大脑。他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一抹刺目的鲜红。

他快速跑了过去,用自己的手搬动石块,然后在看清那人的面容时呼吸一滞,随后几乎是颤抖着将她搂进了怀里。

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在办案子时承诺了他会呆在工藤宅帮他打扫房间的青梅竹马毛利兰。身体上的划伤与血污也无法遮掩住在大楼被炸弹所炸毁倒塌的前一秒她担忧的神情。她终究还是因为担心他而跟了过来,然而现在由于他的疏忽大意而让犯人有可乘之机引爆炸弹,害死了她,也害死了许多无辜的人。

他感觉到神灯的壶口处有烟雾漫出,然后下一秒他看见了随着烟雾而出现的人。他看起来很好,爆炸所产生的冲击和碎石块丝毫没有伤到他。

工藤新一微微仰头,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血块,然后将视线放到少年身上。

“黑羽……”

他的嗓子很哑,几乎发不出什么声音。名为黑羽快斗的少年听到了他在叫他的名字,在半空中俯下身来看着他,双眸之中尽是一副任凭差遣的神情。

“你能救他们吗,黑羽?”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要求可以称得上是自私。但是在他的心里依旧有那么点想法,要是黑羽快斗消失了,那么也许以他为模型被“创造”出来的怪盗会被留下。

但是随后他看到黑羽快斗遗憾地摇了摇头,他将头低了下来让他看不清表情。他似乎是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

“我没办法复活已逝的人。”

看着工藤新一的眼神明显暗淡下来,黑羽快斗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和不舍,最后他再度开口:“但是,你可以选择这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就是说……你可以让生活回到遇到我之前……当然,你不会再遇到我了。”

“……就这么干吧。”

黑羽快斗在那一瞬间露出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表情,随后环绕在他身侧的烟雾开始发出淡淡的光,神灯也渐渐开始变得虚无起来。

请保留我的记忆。

被烟雾吞没的那一刻,黑羽快斗看到工藤新一向自己轻声说道。

“……是。实现你的愿望,名侦探。”

黑羽快斗笑了,也许这是第一次工藤新一看到他笑得那么释然,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放在床头的手机又尽职尽责地开始振动。工藤新一有些头疼地关闭了手机的闹铃然后坐了起来。突然感觉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他无奈地笑了笑,看了一下床头上放着的一张便签上写了今天要陪毛利兰逛街。

洗漱完毕后他仿佛感觉到脑中有什么记忆呼之欲出,坐在床上努力地想要回忆到底是什么一直被他所遗忘,然后他突然回忆起三年前他办过的一个案子里,也有一个名叫黑羽快斗的少年。

记忆中那个少年是被失去控制的犯人强行劫走。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带走却无法做任何事情。

突然感觉眼角莫名一阵酸涩,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决定不再去思考这些事情。

 

我欠你两条命啊,黑羽。

 

 

工藤新一脑海中所有有关黑羽快斗的记忆,在缥缈环绕着他的烟雾下,缓缓被剥离。

 

END.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