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快青】逮捕未遂

※_(:зゝ∠)_来自 @蓝藻 的点梗

※标题写作逮捕未遂读作打着逮捕名号的天台约会【no

有的时候感觉双标题挺方便的啊【你闭嘴

※祝食用愉快√


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黑羽快斗伸手拉了拉帽檐,颈间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将右手插入口袋,左手隔着手套薄薄的布料看似漫不经心地把玩着刚刚费了点力气才到手的宝石,直到身后通往天台的大门被猛地拉开,长年没有保养过的铁门发出一声尖锐的呻吟。

此时的怪盗背对着上到天台的那个人,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

他当然知道自己正在进行的计划有多大的风险,也无法保证这场会面是否会出现什么意外。走之前父亲忠心耿耿的老助手深知已经无法改变自己的决定,叹息之余声音颤抖地只是说了一句:

“小心点,少爷。”

最终他在那人一声淡淡的“怪盗基德”中转过身去。平静的扑克脸上没有丝毫多余的情感。在看清楚来人面容的那一瞬间他近乎愉悦地勾起了自己的唇角,然后伸出手随意一抛,宝石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最后稳稳地被一双修长纤细带着手套的手接住握在掌心。

“中森警官,很荣幸与你再次在月光之下相会。这次你会单枪匹马地来这里追我,想必已经是做好了部署吧。”

他眯起眼睛打量着来人——自己的青梅竹马。这也许是她从警校毕业后黑羽快斗第一次能够近距离看着她。接受了几年的训练后中森青子看起来气质更加沉着冷静。在她毕业之后他曾经在电话中听到中森青子兴奋地向他说着她终于如愿以偿被调去了她父亲中森银三所在的搜查三课。在自己盗取宝石的现场或许也曾见过她几次,但都只是匆匆一瞥。在见面了的那一刻,黑羽快斗感觉自己现在出奇的冷静。随着心情的放松,他不禁在心里想着:青子真的是变了好多。

“怪盗基德,你做好被逮捕的觉悟了吗?你长达十几年的作案,也是时候结束了吧。”

并没有否认怪盗的话,身着警服的中森青子扬了扬下巴,神色平静地将宝石收好,同时抬起右手覆上挂在腰间的手铐,唇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

气氛似乎凝固了。怪盗的身影背着光站立,然后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他在中森青子的注视下向她所在的方向迈出了叫,缓慢又坚定地走了过来。皮鞋的鞋底叩击着天台地板发出“哒哒”的声音。

只是感觉这短短几米的距离显得特别的漫长,怪盗微低下头,帽檐和单片眼镜很好地遮挡了他此时的表情。中森青子看着视野中的身影越走越近,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他在她面前站定了。中森青子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失神。怪盗将右手从口袋中伸出作虚握状举到她的面前,嘴角轻挑,伴随着他的指尖微动,一支玫瑰出现在他的手里。

一句轻声的话语随着玫瑰花的出现飘进中森青子的耳中,在她的心里猛地炸开了一般,本来覆在收铐上的那只手由于情绪的突然转变而猛地垂下,呆愣中竟不小心碰掉了用来拴住手铐的搭扣,随着响亮的一声,手铐应声坠地。

强忍着不让自己去看青梅竹马此时惊愕的表情,除了鱼之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黑羽快斗第一次感觉到想要逃离一件事情的愿望是那么强烈。一时间他有些庆幸他终究还是开口了,又对中森青子的沉默感到忐忑不安。

他在心里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青梅竹马的反应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让他根本没有办法马上想好安慰她的言辞,在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领带被猛地揪住,抬眼对上的是中森青子灼灼的目光。

“你……为什么要这样?”

抓住他领带的手微微颤抖着,中森青子低下头,看不清表情。她的声音也不知是被有意还是无意地压低,让他完全听不出什么感情。

“青子……我是有理由的,我——”

“笨快斗,谁和你说这些了啊?!”

“青子……”又一次在青梅竹马面前感觉茫然无措的怪盗单片眼镜下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最后他抿了抿唇,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因为情绪激动而颤抖的背部,低低地开口,眼中带着愧疚:

“抱歉,我只是想自己完成这件事情。”

黑羽快斗真的是太了解中森青子的个性了。面前人的气息渐渐平复,他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意识到现在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任何语言在现实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就一直强迫自己不去想象青梅竹马知道了真相时到底会什么样。只是他不想再这样一直瞒下去罢了。

兀自陷入沉思时被额头上突然传来的痛感惊醒,回过神来看待面前的人已然抬起头,那眼中哪有半分的泪水与愤怒。

看着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呆愣模样,中森青子不禁莞尔,又好气又好笑地伸手摘下了他脸上的单片眼镜,在看到青梅竹马熟悉的容貌时对他笑了笑:

“笨蛋快斗!其实我已经知道了喔。”

“……啊?!”

“其实一开始我也是不能接受的。”没有去看黑羽快斗惊愕的表情,中森青子自顾自说了下去,“当时我不肯相信,很生气,所以我决定去念警校。当时我想这,等我成为警察,会不会有一天快斗会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呢?所以我一直没有说出来。”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伸出抚上黑羽快斗的脸颊,揪住一块软肉施力向外拉扯。

“嘶这样很疼的啊青子——”

黑羽快斗皱起眉,拉开她的手,随后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嘈杂。

“看来警员们已经在包围这里了吗,中森小姐?”

没有忽视青梅竹马眼中一闪而逝的失望,中森青子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看着他,伸出手了自己的手。黑羽快斗下意识地抬手护住了自己的脸,然后收到中森青子不屑地一瞥。

纤细的双手落在他的衣领之上。中森青子帮他理了理衣领,轻声道:

“笨蛋。”

“哈?”

“身份这种事,在前天收到你不同寻常的预告函的时候我就已经完全想通了。我在上来找你之前就已经把原定和我一起追击的警员支开了。”

帮他整理完衣领后伸出手指弹了弹他用来固定披风的搭扣,中森青子没好气地看了黑羽快斗一眼,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

“那么楼下是什么声音?”

“大概他们察觉到不对又回来了吧。”中森青子笑着抬起头:

“过一会儿我要去参加同学聚会,要一起吗?快斗!”

FIN.


评论(5)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