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更文之前的废话x】

首先是关于我更文的速度。最近恰好是脑洞比较缺乏的时候,所以更文会很慢,而且由于学业问题平时没办法码字,双休日又都有事,所以更文会很慢,希望大家谅解。

然后是篇幅问题。养鸽人设定是中长篇左右,预计是30章完结。要是之前我没有说过的话是我的过失,养鸽是慢热向的,所以新快两人感情进度发展会比较……慢?

【顺便如果想在第一时间知道更文了的小伙伴们可以加一下养鸽的Q群:543244177,每次更新后都会在那里提醒。】

 

养鸽人-13

 

 

工藤新一在一阵冷风中清醒过来。他用手肘撑起身子坐了起来,看见自己的房间窗户大开着。风扬起窗帘发出的呼呼声拉回了他的思绪,工藤新一眯起眼睛打量着目前的状况:窗户被打开,放在桌子上的一沓白纸被吹得四处乱飞,自己的房门有被打开的痕迹,窗户上的锁也留有淡淡的刮痕。

根据“现场”白纸被吹乱的程度,要是能够确定今早直到刚才一直都在刮风,那么就基本能够确定他离开的时间了。

工藤新一起身走到窗前拉上窗户,由于摩擦窗框产生的微小振动的缘故一片落在窗顶上的白色羽毛慢悠悠地飘下。他看着这根似乎是被刻意留下的羽毛,嘴角勾起了一个自信的弧度。

故技重施……还真是天真呐,装模作样的小偷先生。还是说——

偏过头习惯性地想要去拿手机,却猛然记起自己在前一天设定好的闹铃不知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要响起的意思,皱了皱眉不禁有些奇怪地动手解锁了屏幕。

映出一片空白的主页的白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瞟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刚好是凌晨五点整。

屏幕亮度在工藤新一的调整下逐渐暗了下来,幽幽的白光映出的是一张隐隐饱含着怒意的脸,那双沉着睿智的眼中勾勒出了手机的轮廓,而更让他感到火大的正是不知何时被放在自己床头的一张硬质卡片。

卡片上的内容很奇怪。

“dove,crow,poison,moon;princess,prince,waiter,thedead;phoenix,dragon。”

在心中默念着这些看来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英文单词,工藤新一披上外套来到自己的书桌边拿起一张纸和笔,将这些单词列成一列,然后眉头微挑看了这些单词一眼,转而继续将卡片读了下去:

“当金色的,却没有剑身的长剑被渡上黄昏的血光,这场游戏将会结束。”

在纸上涂了几笔,在破案时解过无数暗号的工藤新一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他注视着东方的天边被一抹光线硬生生撕裂的云,拿过自己那个被删除了所有数据的手机,点开了呼叫,拨通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喂,兰吗?”

不顾通话那头青梅竹马迷迷糊糊中略带吃惊的语气,早就被赶跑了所有睡意的工藤新一眯了眯眼睛,伸手摩挲着窗户锁上的刮痕,向毛利兰言简意赅地提出了足以再次气炸班主任的要求:

“帮我请半天假——不,一天假,拜托了。我有重要的案子要办。”

“喂喂新一——”

听筒里传来一阵盲音,毛利兰无奈地伸手扶住自己的额头,有些不满地抱怨道:“……真是个自说自话的家伙!老师都说了今天有测验尽量不要缺席啊!”

用脑子想一想就能知道这句话是刻意强调给谁听的。

在心里默默为班主任点了个蜡,毛利兰伸了个懒腰,将手机放回床头,起身去为自己的父亲准备早餐。

 

醒来时发现太阳已经爬上了天际,白衣怪盗眯起眼睛,下意识抬手去遮挡住有些刺目的光线,手肘在柔软的草坪上撑起自己的上身坐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有些发麻的双臂。余光瞥到一抹渐行渐远的亮色,才发觉这场会面的主角已经来到。

“白马侦探。”

唇角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怪盗起身拍了拍自己染上些许尘埃的白色礼服,向不远处静静靠在树下看着笔记的金发侦探走了过去,右手自然地甩了甩让自己被弄皱的披风飞扬起来。

“阁下竟当真前来赴约,我还真是受宠若惊。”

走进树木繁密的枝叶所打出的一片阴影当中,随着怪盗脚步声的停止,不知道已经等了多久的白马探抬起头来,唇角微挑收起自己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将它插回自己的口袋中,一双沉静的眸子对上怪盗挂着桀骜不驯笑容的脸,扬起头用带有一丝嘲讽的语气从善如流地回应了一句:

“话虽如此,有幸见识到阁下的睡颜以及在睡觉的时候毫无防备的样子也算是我此行的一大收获不是么。”

“等了很久了么,白马君?”

“如你所见。在你醒来之前我已经把自己的笔记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了。”

气氛似乎就这么沉寂了下来,最终白马从口袋中拿出了自己的怀表,率先打破了沉默:

“那么,10点59分36秒,比预定时间推迟了3小时49分09秒的谈话就由现在开始吧,KID先生。”

“如你所愿,白马侦探。”

微微低头将脸上的表情隐藏在帽檐的阴影下,怪盗的唇抿成一条线,再次抬头,扑克脸已经重新回到了他的脸上,单片眼镜下的眼睛沉静无波,看不出丝毫多余的情感:

“毕竟都已经推迟了那么久了,要是再拖下去的话,恐怕会被看到的吧。怪盗与侦探的‘私下会面’。”

 

在工藤新一推开自己家的院门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听到自己随意插在口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由于某些不知名的缘故手机中的各种数据全部消失恢复到出厂设置,还没有去修改的默认铃声吵得他有些心烦地皱了皱眉,将手机拿出来,摁下了接听键将它放到了耳边,意料之内听到了自己青梅竹马的声音。

“新一,老师让我转告你,让你准备补考。”

本来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却听出青梅竹马语气中浓浓的怜悯之前的工藤新一感觉不对,想要简单敷衍两句挂断电话的想法在脑袋里过了一遍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他忙追问道:

“兰?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情?”

“啊……只是老师要让新一在下次放学之后连着考完好几门科目的测试啦。我相信以新一你的能力当然是能在天完全黑下去之前完成考试的呢。”

通话那头的毛利兰的笑声听起来有些勉强,在通话这头的工藤新一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阵脱力的感觉,干笑了起来,安抚着毛利兰:

“当然啦,我可是工藤新一啊!”

挂掉通讯之后工藤新一暗自咬了咬牙,在心里狠狠地吐槽了一顿班主任的记仇行为,掏出钥匙正欲锁门的时候,刚刚才被放回口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无奈地停止了锁门的动作重新拿出手机点开接听键放到耳边,一句下意识的“兰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在听到对方这通奇怪的电话时戛然而止。他屏息凝神分辨着对方在电话中的讲话,却发现他什么都没有讲。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打开了通讯的录音键,然后就在他打开录音键的之后几秒钟,这通奇怪的电话被挂断了。

他面色凝重地掏出随身携带的耳机,将插头接上手机的,锁完门之后就开始播放着刚刚总共就十几秒钟的录音。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细小的声音,他不禁调大了音量,这才让自己的耳朵勉强能够听清楚那些响声。

是有些粗重的喘息声。

对方在这通电话中至始至终没有说话,而是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喘息声。

这有什么意思?是威胁吗?还是求救?

这么思索着点开了通话记录,在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之后他震惊地睁大了眼睛。

竟然是他自己的号码!

 

“谈话很愉快,KID。但是最后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悉听尊便。”

“我已经从小泉同学那里大致了解了你的情况,虽然不知道她是通过什么途径把你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但是从我到达这里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有意无意地观察着你的情况。结果观察下来的情况让我感到很奇怪。你现在已经可以在阳光底下维持这个样子,是不是就意味着……”

“没错,正是你所想的那样。”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呆在那里。要是你的话,难道不应该像你每次行动过后那样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么?”

“……啊,你说这个啊?”转身欲走的动作停住,怪盗转过头看了站在树荫下的金发侦探一眼,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我的行动,还没有取得我想要的结果。我可是怪盗基德,怎么可能会在行动完成之前就狼狈地离开呢,白马侦探?”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和小泉同学会很乐意帮你,就像上次那样。”

微微颔首,白马探调整了一下靠着树干的姿势,扬起头看着面前欲振翅高飞的白鸽,面色平静。

“谢了。”

伴随着羽翅扑扇划破气流的哗哗声,面前的白鸽已然窜上天空,很快消失于天际。

 

月色朦胧,一袭白衣的人翩然降落到窗台上,伸出右手拽住自己四散飞扬的披风,透过窗户看着空无一人的宅邸,看上去有些疑惑。最后他从窗台上一跃而下,轻而易举打开了阳台上未上锁的门,走了进去。

下了楼走到玄关处的时候他听到了锁扣被打开的声音,猛地转过身去,对上的是气喘吁吁的工藤新一的身影。

“……名侦探?”

“……之前还真是被你骗到了啊,怪盗基德。”

靠在门框上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全身被汗水浸湿的工藤新一抬起头来,冷笑着开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被塑料袋包裹的物体,用力将它扔在了地上。随着响亮的撞击声,他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重重地砸了上去。

“……”

有些震惊地看着他的动作,怪盗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扑克脸。他对名侦探这种像是对自己泄愤一样的举动表示不理解,语气中不免也带上了一丝怒意:

“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也许你更应该清楚你自己在做些什么,小偷先生。”

工藤新一站直了身体,针锋相对地回敬道。似乎是平静了一点,他弯腰捡起那个塑料袋,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赫然是一个与他同样型号的手机。

“……你在怀疑我。”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着对方的举动就已经大概能猜出一二。怪盗强行压下自心下喷涌而来的来自真实自己的情感,看着他平静地开口。

“在我眼底下能够偷天换日的也只有你能做到了不是吗?你想要阻止我对吧?阻止我扰乱你的计划。难道不是吗?”

就算现在自己是带着怪盗的身份面对眼前的侦探,但是他还是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对方看似平静的眼眸中燃烧着无法平息的怒火。怪盗不禁后退了两步,来自心底的喧嚣让他只能勉强地勾起唇角,低头让自己的面部表情隐藏在礼帽的帽檐下不被对方看见。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偏头看向面前的人,单片眼镜在黑暗中反射这刺目的流光。

“那么,让我们在下次的表演舞台上再会吧,名侦探。”

工藤新一看到对方放出了他的惯用伎俩烟雾弹,消失在茫茫烟雾中,反常地并没有追上去,倒是有些脱力地靠在门框上,双眼直直地盯着面前的两个一模一样的手机不作言语。片刻后他有些茫然地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是有一声叹息从他微张的唇中泻出。他站起身子,捡起地上的两个手机,离开了玄关。

 

黑暗中,白衣怪盗身披一件黑色的斗篷静静地站在角落,斗篷下戴着白手套的手紧紧地抠住脖子上的项圈,隔着布料摩挲着上面的纹路。

 

Kudou Shinichi

 

 

 

TBC.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