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白马探x黑羽快斗】dance to the death(9-10

9-10(完结章)

扑克脸终究会有崩溃的一天,这一点黑羽快斗是心知肚明的。在接任父亲的第二身份的时候,他能做的就只有尽可能完善自己对扑克脸的掌控。
但当时的他又怎么会知道,连扑克脸都要接近崩溃的脸上到底是什么表情,以及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变成这样。
攥着手机的手力道大得让自己都感觉手掌发痛 。手机的棱角深深嵌入肉中,带来一阵麻木的痛感。
回想着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那段文字,他强制压下心中的不安和慌乱。父亲曾经教导他成功完成魔术的扑克脸此刻戴在脸上苍白无力,就像一层薄薄的纸。
本来不想将他牵扯进来,没想到他还是被自己带进来了。
黑羽快斗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感觉手臂上的伤口因为动作过大传来了撕裂般的痛感。余光瞥到不出所料看到隐隐在布料上晕开的深色痕迹。
风开始呼啸,天色也越发暗了起来,路上行人纷纷用奇怪的眼神盯着正在奔跑的少年,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好像在进行一种送别的仪式。
“Hakuba……Haku——”
不远处的天边一道白光划破天际,伴随着巨大的响声硬生生将他的脚步逼停。
已经分不出那响声到底是雷声还是枪声,他只是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倾盆大雨打湿了他的身体,他的衣服,一股冰冷彻骨的寒气自皮肤源源不断地钻进他体内,一直蔓延到骨髓。
四周只有他一人站在雨中,再一次划破乌云的白光映亮了他苍白的脸。
只是感觉……很不甘心。
身体麻木已经无法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受伤的手臂也好,刺骨的凉气也好,还是不知何时被灼热的子弹擦过的小腿。
对决……是我输了吗。

黑羽快斗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有很多,例如他老爸是怪盗KID,老妈是怪盗鬼面女士,自己会接替父亲的第二身份来替他报仇等等。还有……他原来那么不希望总是盯住他试图揭穿他身份的那个归国侦探出事。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才让他们两个的生活产生了交集?

等黑羽快斗重新醒过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一个熟悉的房间里。暖黄色的灯光笼罩在他的身上,不适地眯了眯眼睛,下意识抬手遮挡。
痛感从手臂上传来,抬手臂的举动只进行了一半便被迫终止。

“黑羽君,你怎么了?我找到你的时候你都浑身湿透了。在外面淋那么久的雨干什么?为什么不回来?”
从外面走进的白马探放下手中的东西快步走到床边。然后下一秒就被狠狠拉向对方。
“白马探!你这个家伙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就先走了?”
怪盗揪住侦探衣领的力道明显已经是他体力的极限,由于发烧的缘故使他的嗓子干燥不已,声音嘶哑得几乎无法分辨。
“我被一个电话叫走了,说是什么委托。但是我没有去赴约,直接回来了。”
“身为一个侦探这样对工作不负责任真的好吗,白马。”抓住对方领子的力道稍稍放松了点,黑羽快斗撑起自己的身体咳嗽了几声。
“毕竟对方是用变声器打公用电话进行委托,并且开口就叫着白马侦探。不是监视的话就是早有预谋啊。”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白马探拿过一杯热水递到黑羽快斗唇边,道:
“快喝吧,黑羽君。”
看着对方喝下水后又轻轻咳嗽了几声,金发侦探让他睡下去,并且拿过毛巾敷在他的额头上。
“黑羽君,又怎么了?”
感觉到一个坚硬的物体抵上他的背部,白马探回头看着不知从哪里被拿出来的扑克枪和举着它的黑羽快斗,勾起唇角。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白马。要是你比我先死了,那么在你死前我会用它干掉你。”
“同一句话让我返还给你,黑羽君。你才是啊,在我亲手抓住你之前,不要输给任何人。”
“那当然,我可是怪盗KID。小瞧我可是会吃亏的。”

“快斗,感觉你和白马君的关系改善了好多呢!”
在黑羽快斗以大病初愈的状态重新去上学时,他的青梅竹马在一天放学后这么对他说道,然后白马探收到了来自黑羽快斗的白眼一枚。
“要不是那家伙那么锲而不舍……啊,还受青子小姐之托照顾了我那么久,我才不想跟他和解呢!”
白马探只是看着他并不多做言语,也不生气。

“感觉快斗和白马同学的关系越来越好了,看来我之前是白担心了!”
“可不是嘛?我看到现在每天放学黑羽君都和白马君一起回家呢,白马君好像为了陪他走回去连私家车都不坐了。”
“那就奇怪了啊,快斗的家应该不和白马君的家在同一方向啊?”
中森青子疑惑地想着,然后走在她身前的小泉红子捋了捋她酒红色的长发转过身,玩味的眼神扫过并肩而行的两人,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嘛,也许是追逐着打闹着就不知不觉看对上眼了吧。嘛,反正与我无关。”就是有点不甘心罢了。
小泉红子回头扫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几个男生,勾唇,将视线转回前方。
不过……他们两个这样对我来说好像也没多大坏处。
“等等红子酱!看对上眼了是指什么啊?”
中森青子快步追了上去,和小泉并排行走。

在黑羽快斗的手机收到一排齐刷刷询问他和白马探的关系怎么样的短讯后,白马探唇角轻挑,望了眼浴室的方向后动作自然地拿过振动着的手机,一个个地一一回复。
回复的都是同一句话。
“He is my light.”

“白马!所以说你用我的手机给她们发了些什么啊?!今天她们看我的眼神很奇怪诶!”
“是吗?我只是回复了一句偶然翻到的黑羽君对一个他很讨厌的人都评价罢了。”
“……没想到你还有翻别人东西的癖好!”
“只是因为黑羽君总是放着不整理,看着不舒服,我就代劳了啊。”
“……”
他是我的光?
不过是因为我们两个算是黑白分明罢了。
黑羽快斗有些不满地咬了咬牙,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白马探的房间。

“……白马,你在吗?”
黑羽快斗喘着粗气,雪白的西装已经几乎被灼黑,划烂。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爬起来,在这片被枪林弹雨摧残过的地方寻找着他想要找的人的身影。
“这次我们引诱他们在这里呆了10分32.07秒,比上次多坚持了2分40秒,比最初那次多坚持了3分59秒。要继续加油啊。”
白马探拍了拍同样满是焦痕的外衣,合上手中的怀表。
“真是亏你能想到这个主意。危险系数倍增啊!”
坦然接受了怪盗的白眼一枚,白马探扬了扬下巴,眨了眨暖褐色的眼睛。
“不过黑羽君也是大胆呢,这么危险的计策都敢尝试。”
“拜托!我可是神出鬼没的怪盗啊!有了防弹衣还有一个在警方那儿比较开得了口的助手,有什么没胆的?”
“我可是感觉决战的时候快要到了。黑羽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备用的计策吗?”
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白马探开口了沉寂。他看向已经褪下了用以遮挡容貌的礼帽和单片眼镜的黑羽快斗,眼中是冷静与坚定。
“要听我说实话吗?没有。”
“我的计策可不是能够保证百分之百成功的啊黑羽君,要是到时候没有成功怎么办?”
“到时候就要看我们随机应变的能力咯白马侦探。”顿了一会儿,他转过头正视了白马探,似乎是有点欲言又止,半晌再度开了口。
“要是计划失败了,到了那里你会记得我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呢,黑羽君。”有种回到青涩的初中时代的感觉,白马探的唇角盈满了笑意。
他抬手揉了揉对方的乱发,道:
“我们一起。”

侦探和怪盗的路,逐渐靠近,相交,融合。

“那么,就让我们上演一场华丽的show作为收尾,结束这场黑色的噩梦吧!”
黑羽快斗唇角上扬出一个自信的弧度,被搁置一旁的单片眼镜反射出流光。

Let's dance to the death.
Together.
Forever.

END.

【皮蛋有话要说:好吧第二个完结的白黑xdttd当时开写的时候斗志满满到现在我真是梗稀缺……好了扯远了x番外可能会有吧,看心情(←你)入坑的时候快新,现在转了新快白黑,真是一段挺辛苦的旅程(???你走)好吧我就是来废话的x不用理我,我自行了断orz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