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白快】dance to the death(7-8

7-8


捕猎者为了捕捉到猎物,首先就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来支撑他的计划能够顺利进行。
对于饲养老鹰的白马探来说,了解捕猎者习性的他早已练成了拥有充足的耐心等待猎物放下警惕心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从小在英国长大家教良好的白马探曾经也一度认为这种充满攻击性的捕猎者不适合他,但是成为了侦探破案的时候,他的急躁就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和打击,以至于一时间准备好的说辞全被犯人的一句狡辩轻松瓦解,吃了大苦头才勉勉强强最后抓住了犯人。
自尊心极强的他当然不允许同样丢脸的事情再发生第二遍,久而久之,自己也终于是练成了那种耐性。
这是作为一个侦探所必须要拥有的条件之一。

 

窗外阳光正好。

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抿了一口红茶的白马探如是想着。

从英国回到日本后接到的案子少了很多,再加之东京有那个被称为“平城年代的福尔摩斯”的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几乎接不到什么委托的金发侦探倒也乐得清闲。

毕竟没有案件委托的话,反倒就可以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悠闲地喝着下午茶,余光瞥到身后背起自己的包在玄关换鞋的黑羽快斗,勾起了唇角。

“白马,我要回去一下。”

“黑羽君这么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干什么?”

白马探放下茶杯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看着换完鞋刚好也起身的乱发少年,唇角笑意更浓。

“喂鸽子啊喂鸽子!干什么这样看着我。顺便去看一看寺井爷爷店里的情况,好久没去了。”

“黑羽君所说的‘寺井爷爷’想必就是怪盗KID传闻中的助手吧?”

“哈?你在说什么啊,听不懂。”

被对方笃定略带尖锐的语气恨得牙痒痒的黑羽快斗暗自在心里念叨了几遍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扑克脸,抬头对上白马探的视线的时候已然将怒意隐藏在完美的面具下。

在侦探的注视下转过身握住门把正欲推门而出,就听到身后白马探重新坐回椅子上的声响,还有轻飘飘的一句话:

“早点回来,黑羽君。”

“是是,我出门了。”

凝神注视了窗外有些刺眼的太阳良久,白马探眨了眨酸痛的眼睛,将视线聚焦到放在面前桌子上那还不曾被动过一口的蛋糕,思索了一小会儿将蛋糕重新装回包装盒,然后放进了冰箱。

 

拿出一直都有随身携带的黑皮笔记本,白马探手指抚摸着着精致的封面上烫金的字体,眯起了眼睛。

 

Kaito…u.

 

不知道什么时候,脑中写满了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不远的将来天空阴云密布。

 

黑羽快斗走在街上,抬头望了一下灰黑一片的天空,有些不满为什么天气从晴朗那么快又已经变成这样了。

“这样的天气可是让人感觉很不好啊……真是的。”

就像有什么坏兆头一样。

黑羽快斗挠了挠头发,摇摇头将一瞬间冒出来的念头强行压了回去,拽紧了自己略显单薄的外套,压低了自己快要被风吹走的帽檐,快步朝着一个方向大步走去。

在经过一条巷子里的时候注意到站在阴暗处的一个人,黑羽快斗神色一凛,紧握着外套的手猛地松开,抿紧了嘴唇。

 

白马探真的没想到再次与他的见面就是在不久之后,然后还是在如此糟糕的情况下。

在听到枪声的那一秒正在不远处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黑羽快斗的白马探几乎是本能地瞬间从自己所在的地方奔到巨响传来的地点,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人。

黑羽快斗。

白马探握紧了手中的怀表,然后俯下身蹲在倒下的男人旁用手测试了一下他的颈动脉,然后不出所料地感觉到了一片寂静。

远处的警笛声忽远忽近,围观的人群又惊又怕地聚了拢来。金发侦探站起身,手指摁下了怀表的按钮。

“下午2点39分46秒,确认被害者死亡。黑羽快斗,你能留下来配合调查吗。”

看着金发侦探眼眸中的一片平静,保持着扑克脸的黑羽快斗唇角勾起了一个不大的弧度。眼睛四处瞟了一下,看到了正在下车围拢过来的警员。他开口,语气罕见地戴上了尖锐和讽刺:

“似乎我现在也没有能够拒绝的机会啊,白马。”

“你在怀疑我,对吧?”

 

白马探有时真的是恨极了面前少年的倔强,还有那完美得看不出一点裂痕的扑克脸。但是他知道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身为嫌疑人,黑羽快斗现在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

面前走来一个警察对着黑羽快斗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请跟我们走一趟”的时候,白马探差点就不顾一切地冲上去阻拦。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事关自己在警察面前的说话力度和能否让黑羽快斗洗清嫌疑。

冲动是最不可取的。

 

“看来你们认定了我就是犯人咯?”

黑羽快斗抬起手来挥了挥手里的一支手枪,丢在地上。唇角扯出无畏的笑容,在警员凌厉的视线中转身举起双手。

乱发少年的视线扫过白马探,让后者莫名感到身体一阵冰冷。

一阵莫名的寒意从皮肤向骨髓侵入。上空灰暗的天,以及越来越大的风。

本来已经在心底计划得很好的白马探终究是愣住了,刚刚伸出的准备制止警察举动的手毫无预料地僵在了半空中。

最终他的视线沉寂下来,缓缓开了口:

“请等等,警察先生。”

“There are still many places where I didn't understand.”

 

在触碰到被黑羽快斗扔在地上的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的枪支的时候,白马探勾唇在心下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然后隔着手帕拿起了枪支,然后又在案发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枚依旧还有余温的弹壳。

虽然证据少,但是也足够帮黑羽君洗脱嫌疑了。

 

警方在确定了黑羽快斗的清白之后,向总部发出了请求搜索的命令。虽然对于真凶的搜查完全没有什么进展,但是凭借弹壳上微量的指纹警方相信可能会查出什么线索来。

警方撤退后通知了鉴识科的人员直到他们来收起尸体的时候,白马探和黑羽快斗一直站在尸体前。那个男人被墨镜和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身着的黑色衣服和黑色围巾的装扮显得有些与周围格格不入,暗红色的血液从伤口已经停止了流出,却依旧蔓延着给周围的地面染上了狰狞的血色。

组织已经开始行动了。作为打响对决的第一枪,这个可能是组织成员的男人已经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黑羽快斗一直认为自己所追逐的组织其实是个棘手的存在。

不戴手套的犯罪者,不是因为他们是新人,就是因为他们能够自信不让人抓到把柄,如同老鼠一般悄无声息地溜走。

而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后者。

总结了一下自己和他们对决的情况,黑羽快斗开始怀疑他们先前的失手其实只是一种蒙蔽敌人的方法。因为从现在开始组织的每一个动向,都开始变得让人捉摸不透,冰冷而又危险。

心想着这次打定不能再让白马探掺和进去的黑羽快斗别过头刚刚想打发站在身边的金发侦探回去,然后十分惊愕地发现他已经不在这里了。

 

身边的行人来来往往,却唯独没有自己想要找到的那个人。他感觉到慌乱和一阵莫名的恐慌从心底滋生,扩大,渐渐蔓延进骨髓。

急忙快步走出巷口不再去注意地上躺倒的尸体,匆忙拦住了过路的几个人询问了他的踪迹,结果都是统一的不知道。

身后的阴暗处传来细微的振动和自己口袋中的手机发出的收到简讯的提示音同步响起,黑羽快斗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随后毅然转身走回小巷,发现遗体的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置了一个手机。

他用手帕包着手机拿出来,显示简单地翻了翻通讯录。

什么都没有。

看了一下确实是这个手机发给自己的简讯,黑羽快斗将这个手机小心翼翼放入口袋,在赶到的鉴识科人员的催促下快步离开。

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点开了那条简讯。

 

瞳孔猛地缩紧。

 

“Welcome to your nightmares.”

 

嘴唇张合了两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黑羽快斗握紧了手机,然后确定了一个方向后径直开始奔跑起来。

 

Wait for me,Hakuba…..

TBC.

【皮蛋有话要说】dttd下一发就要完结咯?很不要脸地来求个评论x谢谢大家的支持x希望多交流一下orz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