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11

 

 

大清早从床上爬起来去送完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工藤宅的工藤新一却也没有了想要重新回房间睡觉的意思。打开餐厅的电灯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刚刚准备静下心来理一理最近自己经历的案件的始末的时候,手机屏幕伴随着振动亮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服部平次。

瞬间被垄断了所有思考的思路的工藤新一无奈地伸手拿过振动个不停的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把话筒放到耳边。

“喂,服部啊。有什么事情吗。”

“工藤!昨天那一次可不算我们的推理比赛哦。下次有空再比试一下吧!……唉工藤你的声音怎么感觉有些不精神?”

“我没事,喝点咖啡就好了。倒是你啊服部,大清早的把我叫起来送你,现在我到家之后刚刚打算思考案件你又打电话过来。现在天都没亮你不会和远山好好休息一下吗。”

捏了捏自己有些泛酸的眉心,工藤新一用闲置的手拿起桌上刚刚冲泡的咖啡喝了一口,皱起了眉。

不仅凉了,还忘了搅拌。

听着电话那头隐隐传来嘈杂的声音和远山和叶不满地嘟囔,工藤新一咽下口中苦味浓郁的咖啡,然后站起身去水龙头那里倒掉了这杯没有冲好的咖啡。他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的中间,打开水龙头开始洗杯子。

液体接触到皮肤,感觉到的是冰块一样令人倒吸一口气的温度。

“服部,有没有人说过你很精力过剩?”

“哈?工藤你在说什么啊……之前有说过我精力过剩的,好像就是那次侦探甲子园的你吧。”

“什么啊,平次。上次那次侦探甲子园不是你和柯南去的吗?工藤君也去了吗?”

听到远山和叶的疑问,服部平次感觉后背一凉,很快就反应过来纠正了自己刚刚的措辞:

“啊啊啊对是柯南小朋友。那家伙和工藤的眼神太像了嘛所以我才总是搞错……话说和叶你这家伙干嘛突然插嘴啊?你不是说累了要睡觉吗?”

“啊,那么我很荣幸成为第二个说你精力过剩的人,服部。”

“……我怎么了工藤?”

“你刚刚打过来的电话垄断了我所有思考最近发生的事件的思路,你说怎么办吧。”

“……我怎么知道工藤你刚刚是打算思考案子啊?”

“你刚刚打过来的电话打断了我泡咖啡,现在咖啡不能喝了,你说怎么办吧。”

“……喂喂工藤你这也怪我啊?”

“这当然怪你。”

工藤新一将洗好的杯子放到柜子上,用放在旁边的毛巾擦了擦手,拿下自己的手机,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毕竟你不仅打断了我的休息,还让我白白浪费了一包咖啡粉。现在我不但不想睡觉,连咖啡都喝不成了,不怪你怪——”

话语戛然而止。

“喂喂?工藤,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感觉奇怪的服部平次问道,然后成功收到来自坐在他旁边被吵得无法安静休息的青梅竹马的白眼一枚。

“服部,你刚刚打过来的电话,让KID趁机溜走了。”

看着自己面前有些凌乱又窗户打开的房间,工藤新一简直用脚跟都能猜到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种事情根本一点都不需要推理。

然后在服部平次开口之前他挂断了电话。眼神复杂地看着面前的房间。

有几片白色的羽毛随着气流在空气中打着转,然后被风卷刮到窗外,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窗外才刚刚泛起鱼肚白,太阳的光若隐若现。

 

“新一,今天要一起去逛街吗?我在买菜的时候碰到了初中的同学,正打算一起中午去外面吃一顿饭呢。”

“啊真是抱歉,我就不去了,兰。”

“新一你真的不来吗?以前和新一你一起踢足球的男生也都准备来喔。难得聚一聚挺好啊,毕竟初中毕业之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

“抱歉了兰,就替我向他们问一下好吧。”

说完以后电话就被切断。听着手机中传来的盲音毛利兰有些无奈地向大家笑了笑,抱歉地开口:“新一说他不来呢,让我代替他向你们问好。”

“那个侦探小子又跑到哪里去啦?真是的。初中同学好不容易能够聚在一起聊聊天。他是怎么想的啊?”

“好啦好啦因为新一是个侦探所以忙也是正常的嘛。”毛利兰冲园子笑了笑,“反正新一大概今天又有什么案件要去查,都习以为常了啦。”

感觉到铃木园子语气中满满的不开心,毛利兰转移了话题。她看向聚在一起的同学们,问道:

“今天我们去哪里吃中饭呢?好期待啊。”

“去波阿罗怎么样,毛利同学的父亲的侦探事务所的楼下那个咖啡厅!据说挺不错呢。”

“还是不了吧?波阿罗基本上每天都能够去。我们还是找一个没去过的地方吃顿饭好了。”

“唉我知道一家新开的意大利餐馆,我们要不要去尝尝?”

“我家附近最近也新开了一家蛋糕店呢!”

“快餐店怎么样?”

看着大家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起目的地,转移话题成功了的毛利兰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于自己的青梅竹马,她是了解,但同时也并不了解。

无论是他做事的理由,行动也好,他的莫名其妙的举动,性格也好。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只要等就好。

哪怕自己已经心知肚明,只要等待他自己亲口说出来就好。

 

裹紧了身上的外套,工藤新一看着从远处飘来的一大团灰黑色,在心里暗暗抱怨了一句自己今早出门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天气预报。

然后他当即将目的地锁定在不远处一家便利超市上,在肆虐的风中将裹着身体的外套又紧了紧,然后很快地开始在街道上奔跑起来。

 

外面是暴雨肆虐。

毛利兰看着在屋中有些兴致缺缺的同学们,又看了看外面,无奈地摇了摇头。

“园子,看来我们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我们都没有带伞啊。”

“啊真是麻烦!这天气要不要这样啊!明明我们难得能聚在一起,本来还打算一起去逛逛街聊聊天晒晒太阳呢。”

“这天气真的是太不巧了……”

“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了,我们不如在等雨停下之前玩玩游戏,然后饿了再点一些吃的吧!”

“赞成!”

毛利兰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发简讯给自己的父亲可能会早点回家,然后突然想起自己的青梅竹马很可能闲着也在外面躲着雨。手指一错,联系人就从毛利小五郎转到了工藤新一的简讯发送页面。

她愣了愣,然后思索了一下后手指微动,一行文字就在屏幕上显示出。她顿了顿,点下了确认发送。

退出了页面之后她再重新点开了自己父亲的手机号码,简单编辑了一下短信,再次摁下发送键。

 

毛利兰:新一,你在外面吗?

解锁了振动的手机屏幕之后工藤新一有些惊讶于收到了本该与旧友们在一起的青梅竹马的简讯,但是点开了之后他看了一眼简讯的内容,几乎是马上就回复了一句:我在。

新一,其实我有事想问问你,但是既然你不在的话我就不问你了。

打好这段文字刚刚打算摁下发送键的时候就收到了工藤新一的回复,毛利兰轻声“咦”了一声,然后删掉了这封简讯,一个字一个字地重新键入。

毛利兰:新一你回复得这么快,不会是在外面躲雨吧?像便利店什么的。

喂我说兰,你自己不也没带雨伞吗?真是的。

确认,发送。

毛利兰:……唉新一你是怎么知道的?

工藤新一:这很好推理啊。听你们在电话里面兴致勃勃地讨论行程的时候就能够确认你们不知道会下雨。因为听铃木他们讨论的活动基本上除了吃饭是在室内,逛街啊什么的全部是在室外的活动。没有人喜欢在雨天出来逛街,会弄湿衣服的。你刚刚的简讯的言下之意应该是要是我在家,就让我帮忙送伞对吧?只可惜我现在也在外面。

毛利兰看着青梅竹马发来的一长串简讯,感觉眼中有些莫名的酸涩。

不是的……新一。其实我只是想……

工藤新一: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那么多人里面没有人注意到天气预报,但是也可能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毛利兰:咦,别的原因是指……

 

工藤新一眼眸中神色一沉,随即恢复以往的清明。他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唇角挑着自信的弧度。

工藤新一:例如要把你们困住……什么的。

毛利兰:等等新一?困住什么的是什么啊?不要这样吓唬人啊!

工藤新一:嘛,反正我先要走了。再见咯兰。

毛利兰:等等新一!

 

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青梅竹马的再回复,毛利兰放下手机,微微呼出了一口气。

既然新一好像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应该是没事吧?

 

然后工藤新一在当晚就收到了自己青梅竹马的一个电话,硬生生将他的思绪从书中拉了回来。

“兰你有什么事情吗?”

“新一!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的计划!真是的,我和园子真的被吓到了!装成绑架犯把我们带去做客是什么鬼啦!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不是当然的吗,而且我可不知道他们的计划哟。就是因为知道他们没有恶意所以才让你们继续待在那里的。要是有恶意我早就让你们快点回来了。就这样我先挂了。我今天要把这本书看完。”

果然,我就知道。

放下电话的毛利兰将手机收了起来,趴在窗台上看着对面大楼的霓虹灯耀眼地闪烁着,天空上零星分布着的星星反而有些微不足道,不引人注意了。

有些事情,果然还是不去问了最好吧。

 

“笃笃笃!”

听到细微的敲击玻璃的声音,工藤新一抬起头来,有些惊讶地看着一个白色的物体几乎是瞬间在自己的面前膨胀开来。

他打开窗子,让外面显眼的白衣怪盗进来。

“我还以为你就这么跑了。你还回来干嘛。”

“名侦探是在担心我吗?真是在下莫大的荣幸啊。”

“……”

看着对面工藤新一明显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怪盗完美的扑克脸上挂起了笑意。

“名侦探,想要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会回来吗?”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也不会——”

“本能。”

“什么?”

从怪盗嘴里听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词语的工藤新一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明显带着疑惑的表情像是取悦了怪盗。他唇角上挑,缓缓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语:

“干嘛那么吃惊啊,名侦探。”

“鸽子会有归巢的本能也是正常现象吧?”

 

所以我才会回来。

怪盗无声地话语消失在扑棱翅膀发出的响声当中,独留下工藤新一一人兀自陷入了沉思。

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他勾唇想到。

 

 

 

TBC.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