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限时父亲

2.

 

“名侦探真是个行动派啊。光凭一个不知真假的名字就这么快已经摸清楚怪盗的底细了吗?”

看着工藤新一带着自信的微笑,手里拿着一沓不算厚的资料像他走来的时候,黑羽快斗带着没有丝毫惊讶表情说道。

“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一个博士,经常照顾我。”

看着几乎可以说是厚颜无耻地霸占了自己家沙发的毫无形象可言的怪盗先生,工藤新一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真是适应性超强啊,反客为主的小偷先生。”

“啊,那我就把这句话当作赞美毫不客气地收下了哦,名侦探。”

笑嘻嘻地看着工藤新一越来越黑的脸色和越挑越高的眉毛,黑羽快斗正了正脸色,认真地向他建议道:

“名侦探你要小心面部肌肉抽筋。你这么一副样子走出门去可是会吓到那些可爱的小姐们的。啊……不过要是名侦探你在街上被错认成我的话也实在很毁我的形象啊……不行不行!”

工藤新一无语地将那一沓白纸毫不客气地甩到怪盗的头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和语气,半晌勾起了一个隐含着怒火的充满挑衅的笑容:

“不知道我要是对外宣布大胆华丽的月下的奇术师的真身其实只是一个还在读高二的真实年龄比我还要小的毛头小子,警部会不会马上就跑来抓你呢,黑羽君?”

“名侦探你可不能这样啊,再怎么说褪下了演出服的怪盗在平常可是一个不触犯任何规矩的良好市民啊。”

“真的是不触犯任何规矩吗?”

面对工藤新一明显带着怀疑的目光,黑羽快斗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自己的乱发,低声咕哝了一句:

“去偷看女子更衣室什么的应该不算吧……”

“偷看?原来被称为怪盗绅士的KID私底下都把偷窥行为排除在犯罪之外的吗?这样多伤你粉丝的心啊,小偷先生。”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黑羽快斗尴尬地顿了一下,随即装作烦躁地摇了摇手,用一种你别多管闲事的眼神直直戳向工藤新一:

“我的粉丝会怎么样不在名侦探你的领域范围之内吧。这种事情和你没关系。”

“起码可以让她们知道怪盗KID在私底下不仅有女装的癖好,还有偷窥女更衣室的怪癖。啊啦,这可都是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的言论啊。”

……算你狠。

黑羽快斗咬了咬牙认栽,随后他调整了一下状态重新戴上引以为傲的扑克脸,抬头看向周身散发着腹黑气场抱着臂注视着他号称平成的福尔摩斯的高中生侦探,简单思考了一下用词后再度发问:

“你怎么能够确定我说的‘黑羽快斗’就是我的真实身份?”

见对方终于打算切入正题,工藤新一收起了想要再调侃他几句的想法,示意明显吃瘪的怪盗把刚刚拍到他头上的资料整理好还给自己,清了一下嗓子开口回答了怪盗的疑惑:

“首先,就是你那张与我相像的脸这个特征就已经突出的可以了。我拜托博士去查了一下关于你说的‘黑羽快斗’的资料,发现他居住在江古田,并且与我面容相像。这才让我锁定了目标确定了你的身份。”

看了一眼好像是在暗自埋怨自己怎么那么老实挖坑给自己跳的看起来有些垂头丧气的怪盗,工藤新一再度好笑地勾起了唇角,留下了一句对于怪盗而言明显与重磅炸弹无异的话:

“其实就算你没有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我想在这几天我也能够顺利摸清你的底细,然后把你送进监狱这个的犯罪者的坟墓。”

“诶?”左想右想想不出自己还有露出什么其他可能暴露身份的破绽的黑羽快斗愣了愣,然后转头看向如同在案子中找到犯人并且想通手法一样笑得一脸自信的高中生侦探。

“别忘了你带过来的那个小孩。”

然后两人的视线同时落到那个好像是刚刚睡醒抹着眼睛坐起来的女孩。工藤新一满意地看到怪盗已经有着破功迹象的扑克脸上一个大写的懵逼,心情颇为愉悦。

“总之既然你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那么我兑现自己的承诺帮你这个忙。但是先说好,这里是我家,一切要听我的。还有,尽管这样我可还是不能够保证你会不会在某天清晨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阴暗的监狱里面对那些板着脸的狱警。”

好不容易捡回了自己的扑克脸的黑羽快斗站了起来,抱起刚刚爬到他腿上撒娇要抱抱的泽井千夏,径直向二楼走去。在经过工藤新一身边的时候他伸出手指戳了戳名侦探的胸口处,勾起如往常表演那样大胆无畏的标准笑容:

“敬请安心,名侦探。我是不会让你如愿的。”

看着高中生侦探与自己相像的面容上流露出些许不解,黑羽快斗想了想打了个响指,一支玫瑰花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把花塞进名侦探的手里,并且冲他眨了眨眼,在对方略显不满的神情下补了一句:

“而且,按照怪盗的作息习惯是从来不会在清晨起床的。午安咯,名侦探☆~”

 

在外面买中饭吃对于两位并不会做什么饭的高中生来说远远方便于在工藤宅的厨房里折腾。本来因为青梅竹马不在可以选择不吃中饭的两位考虑到小女孩是不能够陪他们一起挨饿,最后还是带着泽井千夏出去觅食。

然后他们在选择吃饭地点的时候出了分歧。

 

泽井千夏抬头看着两个容貌相似的高中生在甜品店和普通饭店当中各执一端,有些怯怯地拉了拉工藤新一的衣角:

“爹爹,让着爸爸一点吧。”

然后背对着不去看怪盗幸灾乐祸的笑容的名侦探弯下腰来向女孩扯出了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笑容,曾经照顾过小孩吸取的经验让他自然地放柔了声线。高中生侦探看着泽井千夏的双眼,问道:

“那么你想吃什么?甜品还是饭菜?”

“甜品……”泽井千夏有些不自然地看了看黑羽快斗所在的方向。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点的工藤新一再次出声询问了一遍刚刚的问题,并且压低声音很好心地补充了一句:“没事,不用管他,把真实想法告诉我。”

然后名侦探意料之内在看到泽井千夏的眼神闪躲了一下后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我想吃饭……但是我们要让着爸爸。因为爸爸好像很期待的样子。”

在心里被女孩小心翼翼的样子逗笑,心情莫名愉快了起来。工藤新一直起身牵起泽井千夏的一只手,故意放大声音说了一句:

“既然千夏也想去甜品店,那就去吧。”

方才在他们聊天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注视着远方的白鸟展翅的背影的黑羽快斗回过了神,看到他们已经有说有笑地走远之后“唉”了一声快步追了上去。

“我就说去甜品店吧!二比一名侦探你输了哦。真是的早这样不就好了吗,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知情的工藤新一和泽井千夏同时选择了保持沉默。终于被怪盗碎碎念得感觉有些烦了的名侦探转过头去刚刚想让黑羽快斗闭上嘴安静点,但是只是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感觉他的眼神纯粹得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但是眼瞳深处却隐隐有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发现了什么的工藤新一眯起眼睛想要更仔细地看清楚,但是发现自己在不经意间失态了的黑羽快斗眨了眨眼睛,待工藤新一再想深究的时候那抹阴影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怎么了名侦探,不会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吧?这么盯着我看。”

“不,我只是感觉你用这张很像我的脸怎么能够做出来看起来那么像笨蛋的表情。”

“……”

 

听说有些人总是喜欢把自己包裹得坚不可摧,牢牢把守住自己的秘密,很倔强。

归来后已经是日落,在外面晃了一天的三人也已经乏了。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一人牵着泽井千夏的一只手。在隐隐能够看到工藤宅屋顶上停着的一群同样是适应能力超强的跟随主人的忠实白鸽,工藤新一突然这么想道。

也许自己现在想要知道的东西,已经不止是怪盗KID的身份是谁那么简单了吧。

因为侦探的天性就是不断地追寻那扇名为“真相”的门。

看来在我找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之前,这间房子里要住进两个新住户了。

推开客房的门,看着布满灰尘的家具和床铺被褥工藤新一无奈地叹息一声,放弃了让黑羽快斗和小女孩住在这间房间的念头。

“黑羽君,现在你要是想住在我家只有一个选择。”

“啊?不会还要从我这里套消息出来吧?名侦探贪得无厌强人所难可不是什么正直的行为啊。”

看着一脸警惕的黑羽快斗工藤新一毫不客气地白了他一眼,回敬了一句“你想到哪去了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后一字一顿地对着乱发的高中生这么说道:

“你们要是想住到我家的话,只有我的房间可以睡了。”

“啊?这样啊?……那我还是睡沙发好了。”

“喂,我说你。”

怪盗停止了动作,刚一转头就对上了工藤新一微愠的神情。

“……什么?怎么了名侦探?”

“自说自话可要有个度啊,黑羽快斗。”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看着工藤新一深邃的瞳孔,让黑羽快斗产生了一种被漩涡吸附的错觉。

“我……”

 

TBC.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