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限时父亲

 @幽蓝的绯红泪珠 点的梗,本来打算码完全篇再发来着但是怕来不及……先屯着吧屯着orz

再一句我真的是想不出来题目了orzzzzz


新快-限时父亲

 

1.


“米花博物馆里展览的‘火焰之眼’,我才刚刚发出预告函就有那么多警察涌过来了吗?真不愧是中森警部!不过很遗憾啊他们是抓不住我的,嘿嘿。”
黑羽快斗拉低帽檐,悄悄挤出围在宝石展台周围的拥挤人群,勾起一抹自信的笑,转而装作去参观别的展品的样子大摇大摆离开了警察的视线,在心里已经暗暗计划好了出场方式和逃跑路线,以及之后要表演的show。
“看来明晚的行动也会是一场大胜利呢。虽然有些对不起警部……嘿嘿,但是胜负就是胜负,想抓住我可没那么容易~”
这么想着他离开了展厅,走出博物馆。踩点结束后又不急着回家,看着面前的两条路,黑羽快斗果断选择了经过米花公园的那条路。
难得来一次米花,就当散散心好了。
“不过麻烦了啊……青子和她好友出去远足了,虽然一时半会不用担心她会突然跑到现场,但是中饭的话我只能在外面的餐馆解决了啊……”
摸摸自己的口袋确定了自己带着钱包,黑羽快斗默默叹气。
虽然青子做的汉堡总是散架,但还是不花钱的好啊。老妈在国外很少给我寄生活费,万一钱不够的话总不能问寺井爷爷借吧?
低头这么想着,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被腿上猝不及防的力道撞得重心不稳,后退几步才稳住身体。
“很抱歉,少年,你没事吧?”
一个男人跑了过来,向他道歉,随后冲着那个一蹦一跳的背影喊道:
“幸太!撞到别人要道歉哦!”
“哈哈,我不——”
回头做鬼脸的男孩脚下被石头绊倒,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前倾去,一下子趴在地上。男人一看着急地跑过去扶起男孩,被叫做幸太的男孩眼睛红红的,一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样子。
“幸太,不能哭哦!你可是小男子汉啊!”
男人安抚性地摸摸他的头,男孩抹了抹眼睛,声音带着哭腔:
“我不想哭……爸爸我的膝盖好疼!呜……”
在一边看着这对父子的黑羽快斗走过去弯下腰让视线与男孩平视,将男孩的视线吸引到自己身上来之后他轻咳一声,开口:
“Three,two,one!”
话音刚落,一只雪白的鸽子就出现在他的手上,看着男孩和他的父亲惊讶的神情唇角笑意更浓,握住鸽子脚的手一翻,鸽子消失,一只刚刚还没有的小玩具出现在他的掌心。
“不要哭了,你叫幸太吧?带着它回家吧,下次小心点。”
目送这对父子道谢之后离开,黑羽快斗突然感觉有些怀念。他想起小时候自己的父亲也对他说过“要坚强”,“男子汉”之类的话。想到自己成为怪盗的原因,眼神不禁暗了暗。
老爸……
“爸爸!”
感觉到衣角被小小的力道拉扯着的黑羽快斗回过神来首先就被这称呼直接当头一棒懵了,后知后觉地低下头,看见一个小女孩踮着脚抓住自己没有塞进外套里露出来的一截衬衫衣摆,正抬头看着他。
他感觉有点好笑地蹲下来,执起女孩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又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道:
“这位可爱的小小姐,你认错人了。本人黑羽快斗,不是你的爸爸啊。”
“不,你就是我的爸爸!”
女孩有些生气地鼓起嘴巴,随后生气又变成了委屈,声线也软了下来:
“爸爸不要千夏和妈妈了吗?千夏是偷偷跑出来找爸爸的,妈妈不准千夏自己一个人出来……”
黑羽快斗哭笑不得地看着满脸委屈的女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泽井千夏!”
拉起女孩的手,黑羽快斗带着他去了附近的派出所。帮她填写好资料之后,他准备离开,却又被女孩拽住了衣角。
小小的力道很容易就能挣脱,但是黑羽快斗感觉自己做不到。无奈地回过头去想要安抚一下泽井千夏,但是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安慰的话语竟全部被她那委屈带着希冀的神情和轻轻嘟囔出的一声“爸爸”硬生生憋了回去。
总感觉……和当年的自己有点相似啊。
看着黑羽快斗明显有些动摇的神情,站在一边手足无措的警察提议道:“黑羽先生,在泽井千夏的家人来找她之前能不能先由您来照顾她?不然我们会很为难的……”
黑羽快斗抽了抽嘴角,点头。

简单在一家店里解决了两人的午饭问题,黑羽快斗看了看自己的钱包,又看了看乖巧地跟着自己的千夏,问道:“千夏小小姐,你今年几岁了?”
“4岁了!”
女孩动作自然地伸长手臂拉住黑羽的手,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4岁啊……”
考虑到泽井千夏的家人可能今天之内无法来接她,黑羽快斗将钱包揣进兜里,准备先带她去最近的一家童装店买点衣服。
然后他表示自己永远都忘不了店员看他的眼神和对他的议论。
眼神死了。
“爸爸,你的眼神好奇怪。”
回到黑羽宅后千夏拽了拽黑羽快斗的衣角,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惹爸爸生气了吗?”
“不是,并没有。”
黑羽快斗闻言嘴角挂上微笑,把装着衣服的袋子放在客厅椅子上,然后问女孩她喜欢做什么。
得到了一个让他感觉有些吃惊的回答。
不是想玩布娃娃,不是想和鸽子玩。
“我想看爸爸表演魔术!”

有这么个聚精会神看着自己的表演的观众让黑羽快斗身为魔术师的尊严得到了满足。看着女孩被自己变出的鸽子逗得咯咯笑,纵是之前有再怎么不好的心情的黑羽快斗也被她的欢乐所感染,上扬的唇角又挑高了几度。
“爸爸的魔术又变精彩了好多!”
泽井千夏拍着小手,又一只鸽子站在她细瘦的肩头,亲昵地磨蹭着她的脸颊。
不知道她的父亲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看她刚刚的样子,大概她的父亲也会变魔术,所以才会错认他为父亲吧?不过到时候等她真正的父亲来接她之后误会就能解开了吧?
吹了一声口哨唤回停在房间各处的鸽子们,直到自己的背部和肩膀都站满了雪白的鸟儿。站在泽井千夏肩头的鸽子扑了扑翅膀,直接飞到黑羽快斗那头乱发上趴了下来。女孩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爸爸,你蹲下来!”
按照女孩的要求黑羽快斗蹲了下来,原本站在他背上的鸽群又向上挤了挤。黑羽快斗看到泽井千夏伸出手,小心地帮自己拿下乱发里混杂着的一根鸽毛。
“谢谢啦,千夏。”
他动作轻柔地直起身子,尽量不惊扰到休息着的鸽群,拉住她的小手将她带离客厅。
“我去喂一下鸽子,你先去房间。”
泽井千夏乖巧地点了点头,踮起脚打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然后喂好鸽子之后的黑羽快斗站在浴室门口犯了难。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认为女孩子需要洗个澡睡午觉的黑羽快斗在带她过来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思考她会不会自己洗澡。
别开玩笑了!虽然我确实挺对女孩子的胸部挺感兴趣但是我对胸部平平的幼女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像是看出了他的为难,泽井千夏仰头小声地说了一句:
“爸爸我能自己洗澡的。”
“好,那我去帮你拿衣服。浴室滑要小心点。”
如愿得到赦免的黑羽快斗果断转身去拿今天在童装店买好的新衣服,帮她放在她能够得到的篮子里。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持续了一会儿后戛然而止,又过了好一会儿后换好新衣服的女孩子笑着走出来,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要抱抱。
黑羽快斗把她报到腿上,拿过一条新毛巾帮她擦着头发,然后他不经意间问了她一个问题:“看起来今天之内你父母是来不了了,今晚你怎么睡?”
“我要和爸爸一起睡!”
……都说了我对胸部平平的幼女没有兴趣了!
但是最后本着尽“临时监护人”的职责的黑羽快斗还是同意女孩跟自己睡了。
然后尽职尽责地充当了一晚上的人形抱枕。

黑羽快斗第二天清晨就醒了。准备坐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腹部有一股重量,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把泽井千夏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黑羽快斗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希望青梅竹马快点回来过。洗漱完毕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然后穿好衣服拿上钱包出去买早饭。
当他提着买来的两个小蛋糕打开家门的时候,走进房间发现女孩还没有醒。
想了想之后黑羽快斗还是选择叫醒她起来吃早餐。
“快点起来哦!早饭吃蛋糕。”
泽井千夏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说了声“爸爸早安”,跳下床去洗漱了。
叉了块蛋糕放进嘴里的黑羽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埋头专心解决自己的早餐。
今晚有行动,过一会儿到寺井爷爷家检查一下工具……不对,要先把她送到派出所。都一天过去了总不会还没消息吧?要是这样就麻烦了。
女孩从洗漱间回来看着“爸爸”万分纠结的神色,双手攀着桌子坐到椅子上,默不作声地拿过另外一份蛋糕,边吃边往黑羽快斗那里瞟。
两人解决了早餐以后,黑羽快斗牵着泽井千夏的手,在走出黑羽宅的时候挥了挥手,后面有一群鸽子不知道从哪里飞了出来,像昨天一样把他的肩上背上站的满满的,还有一只趴在他的头发里不肯出来。
把例行遛鸽子作为暑假日常的黑羽快斗带着泽井千夏向昨天去的派出所走去,路上他发现女孩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安。
“怎么了,千夏?”
“到了那群叔叔们那里,爸爸就要走了吗?留千夏在那里?”
“乖,我是会等你父母把你接回去之后再走。”
黑羽快斗哭笑不得地安抚着,走到派出所门前的时候手再一挥,经过良好训练的鸽子们各自鸟兽散,停在附近的树枝上静静等待着。
“你好,警察先生。我是昨天来的黑羽快斗。这个女孩的亲人找过来了吗?”
让千夏先坐在一边的座位上等待,询问得到否定回答的黑羽快斗看起来有些失落。当警察问他是否要在这里等一会的时候,他拒绝了。
“不了,我今天要去检查道……咳,总之,要是有人找过来了就请打我电话吧。我昨天留过了。”
准备牵着女孩出来的时候收到她一句听起来可怜兮兮的“爸爸我脚酸”,无奈准备负责负到底的黑羽快斗将她抱起来径直走了出去。想到向别人求助却感觉没什么人可以。
闹钟突然闪过一个人的身影,黑羽快斗露出狡黠的笑容。
我说名侦探啊……

工藤新一打开门后发现了一个和自己相像的,背部肩头站满鸽子的少年,愣了一下。凭借自己的大脑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的身份,平淡的语气不容置疑:
“你是KID吧。”
“对,我是。名侦探好久不见了。”
感觉到针锋相对的气势已经开始蔓延,女孩抬起头,望了望两人突然迷惑了。
“咦,两个爸爸……”她小声嘀咕着。
“……”
“……”
将视线转移到黑羽怀里的那位,工藤新一眼角抽搐一脸你在逗我。
“你女儿?”
“当然不是。名侦探,帮我照顾她吧。”
对于这个随心所欲的怪盗名侦探简直是想一拳揍上去,还好忍耐住了。他克制着自己的声音像以往一样平淡无波但是他的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
“兰不在。而且让我帮忙的话你总该有点诚意吧,随心所欲的小偷先生。”
“哦,名侦探想要我什么样的诚意呢?”
放下抱着的泽井千夏,黑羽快斗将双手插入裤袋,自信地笑着。
“比如告诉我你的名字?”
“KID啊,我的名字。”
“……真实姓名。”
揪住他的衣领将他拉近自己,工藤新一怒极反笑,一把扣住怪盗看起来要有所动作的左手腕:
“你的催眠瓦斯和闪光弹还是省省了,旁边可有个孩子。”
黑羽快斗轻轻切了一声,任由工藤新一将他的左手从口袋里拉出来,拿走了手里的东西。然后迎上他探究的目光,坦然道:
“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打了个响指,鸽子们四散飞开,聚集到工藤宅的房顶上。
“……你干嘛?”
“鸽子放家里没人照顾啊名侦探。要是你愿意一个人帮我照顾她我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工藤新一挑了挑眉毛,叹了一口气侧身让他进去。低头看了一眼女孩,他弯下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泽井千夏!爹爹好!”
被称呼雷到的工藤新一果不其然听到玄关里某怪盗幸灾乐祸的笑声,思考着现在把他扔出去还来不来得及。

TBC.

 


评论(1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