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白马探x黑羽快斗】彼时年少(一发完)

 @陳亭彣 点的梗23333白快太萌感觉码的特别有动力(←那你倒是快填Dttd啊)顺便我题目废orz想不出来别的标题了

好了不说废话,上文※



【白马探x黑羽快斗】彼时年少


第一次见面是在日本魔术师黑羽盗一巡演期间,黑羽千影带着快斗因为一些事情先行回到日本。看着坐了几个小时飞机后下来面色有些苍白的儿子,千影小姐有些心疼地摸摸黑羽快斗的头,向他保证下一次黑羽盗一的魔术秀一定带他去看。

黑羽快斗其实打心里不怎么喜欢被当成小孩子一样摸头的感觉,但是由于父亲的教导让他放弃去躲开或者抱怨。虽然现在的他还只有7岁。

作为一个绅士是不能拒绝淑女的请求的。要尊重淑女。

把父亲教导的话重新在脑中过了一遍又低声嘀咕了几遍,黑羽快斗拉着黑羽千影的手默默地跟着她走,低下的头让女士无法看清自己失落的表情。

还要照顾淑女的心情。

黑羽快斗无言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在旁边只看一眼就能够明白自家儿子在想些什么的黑羽千影为了让儿子的心情稍微转好一点,准备带他去不远处的公园散散心。

“那里今天会有很多鸽子哦,快斗。想去喂鸽子吗?”

黑羽千影俯下身笑看着自己的儿子,在听到他那声低得不能再低的一声应答之后,在心里长舒一口气。

到了公园之后黑羽千影让黑羽快斗自己去玩,自己在出入口旁边的长凳上等他。黑羽快斗有些不满地看了母亲一眼,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和别人煲起了电话粥,有点失落地走开了。

“说要来公园的不是千影小姐吗?到最后还是这样让我自己在这里逛来逛去……”

当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到广场的时候,一群鸽子就向他飞了过来。那些基本上都是些他父亲散养着的鸽子,经常被他喂食从而熟悉他的也有几只。

黑羽快斗蹲了下来,向一只离他最近的白鸽伸出手,让它亲昵地磨蹭着自己的指尖。

“那个……你是日本人吗?”

黑羽快斗抬头看着与他搭话的那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看到他那头偏金色的利落短发有些微微愣神,点头“嗯”了一下,站起身来。

混血儿吗?好少见啊。

想到那些来看父亲表演的观众中有许多把天生的头发染成各种各样的颜色,黑羽快斗皱了皱眉,感觉还是面前这个天生长这样的比较自然,给他感觉挺好。

“你好,我叫黑羽快斗。”

他向他伸出了手,那个金发的少年踌躇了一下,伸出手握住了他的,张口就是一句流利的英语:

“Nice to meet you,Kaito Kuroba.My name is Saguru Hakuba.”

被这突如其来的语言变化弄得一愣一愣的黑羽快斗花了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这句话的含义,好在父亲曾经教过自己怎么用英语来问候别人,在弄明白意思之后他抬头看着面前笑着的少年,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你叫白马探?”

“对。”

原来是日英混血吗。

“要一起去玩吗?我来这里已经很多次了。”

“好啊,谢谢快斗君。”

 

小孩子之间是没有隔阂的,尽管之前还是陌生人,很快就玩到一起去了。

“我父亲在警视厅工作,我母亲这次带我从伦敦回来是为了来探望父亲的。”

有些玩累了之后两个少年坐在草坪上,金发少年对着黑发的少年如是说道。

“我的爸爸是魔术师哦,现在刚好在伦敦进行公演。因为千影小姐有事要先回来,所以爸爸让我也跟着回来保护千影小姐。”

“你刚刚说的‘千影小姐’是你的妈妈吗?”

“恩。说好带我来逛公园,结果自己坐在出入口那里不肯动,让我之后自己去找她。”黑羽快斗不满地小声说道,末了还低声抱怨了一句:“真是位任性的小姐。”

“快斗君?”

“嗯?干什么?”

“我之前一个人在公园里转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池子,里面花花绿绿的全是鱼。黑羽君知道那些是什么鱼吗?”

“诶鱼池吗?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鱼池啊,是新挖的吗?”

跟在白马探身后走的黑羽快斗看到对方带着他转过一道道弯道之后,果然有一池花花绿绿的鱼在清澈见底的人造池塘里。

无知者无畏,当他凑近点想看仔细池边上插着的一块牌子上的字的时候,由于刚刚下过雨泥土很湿滑,让他脚下一滑径直栽到鱼塘里。

被惊扰到的鱼一条一条散开跃出水面,鱼湿湿滑滑的皮肤蹭过面颊和口鼻的感觉让他作呕,然后这时他感觉到有谁拉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拖出水面,大口喘息之后睁开眼他看到的是金发少年惊慌内疚的脸。

他在白马探的帮助下坐了起来,瞥到了牌子上的文字,上面写的是池里各种鱼的名称和简介,又看到池里的鱼,想到刚才的感觉,一阵没来由的恐惧让他一阵颤抖。

“快斗君?快斗君!你很冷吗?对不起啊我……”

看着白马探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自己披上还慌忙道歉的样子,黑羽快斗摇了摇头安抚道“我没事,这不是你的错,是我太不小心了。”

听到动静并且刚好在附近找儿子的黑羽千影跑过来,看着一身湿的儿子和旁边那个金发的男孩。

她首先拿出手帕擦掉儿子脸上的水渍,随后看向内疚的金发少年,轻柔地问道:

“你叫白马探吗?谢谢你救了我的儿子。刚刚我碰到了你的妈妈,她正在找你呢。听她说你们回英国的班机就要赶不上了,快去吧。”

白马探看了看黑羽千影,又看了看冲着他笑的黑羽快斗,上前轻轻抱了一下他,在他耳边低声说道:

“对不起,我会回来找你的。”

“到时候你找得到我吗,探君?”

不知道为什么很想调侃他几句,然后黑羽快斗也照做了。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好,我等你。”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金发少年认真的表情感觉耳尖有点发热,看着白马探和闻声寻来的他的母亲的背影,黑羽快斗在心里不禁暗暗地想: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不知道在说谁。

 

经历了太多事情:母亲随着两年后父亲的去世选择出国离开日本,黑羽快斗日复一日地在空旷的家中练习着魔术,甚至都旷课了好长一段时间。

以前的快乐回忆都被他搁置心底,知道十年后那一天。

 

“这里是,从伦敦转学来的白马探。请多指教。”

伴随着班级女生的尖叫被迫结束发呆的黑羽快斗看着那个向他走来的转学生越过他坐到他身后的位置,坐下时在他耳边低语:

“请多指教哦,黑羽君。找到你了。”

是啊是啊。黑羽快斗勾起一抹笑容,随手撕下一张纸,在上面龙飞凤舞写下几个字,然后毫不在意地丢给后座。

反正他一定会接住。

 

“请多指教啊白马君。”

“被找到了呢。”

 

END.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