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09

 

 

致工藤新一先生:

早见家将于明日晚7点整在私人游轮上举办派对,明日中午12点钟发船。请您务必赏脸前来参加,可以携带您的亲友。我们恭迎您的到来。 ——早见透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一年级的早见家小姐早见透递过来的邀请函,工藤新一挑起一边的眉毛,侦探的直觉让他感觉到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他看着不着痕迹绞紧了自己的裙角的女生,冷静地开口道:

“我说早见学姐,这封邀请函不仅仅是要请我带朋友一起去你们家开的派对那么简单的吧?”

“啊,是这样的。今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从信箱里发现了这个……感觉很不好,所以和父母商量了一下准备在派对上邀请工藤学弟……”

犹豫了一会,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小巧的硬卡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写出来的文字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你们准备好鲜血来迎接我了吗’……看起来是威胁啊,或者说是杀人预告?”犯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威胁早见家终止派对,还是放出预告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想杀某个人?

“虽然我的父亲说了这可能只是谁的恶作剧,但是我和妈妈还是好担心,所以我就来求助工藤学弟你了。虽然感觉这可能有些唐突,但真的希望工藤君可以帮我们抓到寄这张卡片的人。”

工藤新一习惯性地用右手支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后毅然点头,然后想到什么一样补充问了一句:

“抱歉,早见学姐。我能不能带一些朋友和家里的那只鸽子去?”

“鸽子?可以啊,只要不给其他宾客造成麻烦就行了。”

早见透用手挡住嘴轻笑一声,打趣地问道:

“那只鸽子难不成是工藤君的助手吗?”

“嘛……大概算是吧。”

远远地看到视野中出现了一抹白色,工藤新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身走出了教室:

“过一会他们要彩排一下话剧。今天我们高二B班的表演安排在下午,我先走了。”

 

“工藤!被美女学姐搭讪了啊你小子还真是艳福不浅!”

看到工藤新一终于从委托人所在的教室里走了出来,服部平次咧开嘴笑着凑了过去,露出一口白牙,“这次又是什么事件?”

“威胁,或者是杀人预告。现在还无法断定,看来明天到那里的时候只能看情况行动了。”

“那不是挺好!我们俩就以明天到那里之后的案件为比赛进行推理吧!既然你都亲口说了昨天那件杀了人嫁祸的事件不算,我们明天可要堂堂正正地比一把了。看看是关东的侦探厉害,还是我们关西的侦探厉害!”

“喂喂你到底是多希望那里会发生杀人事件。”

抛给大阪少年一个半月眼,工藤新一看着从远处飞过来的鸽子伸出手指让它站立在上面,给它顺了顺毛以后重新放飞,又转向服部:

“话说你以为那家伙会被邀请吗?”

“那家伙?哪家伙?”

“就是之前和我们一起破过一次案件的那个白马警视厅总监的儿子,白马探啊。”

“啊,要是那家伙也来的话就伤脑经了啊……”

服部平次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想了想之后补充道:“不过那个委托人要是是真的想要阻止犯人的话应该没理由不请那个家伙吧?刚好他现在也是在东京。和从大阪过来的我不一样,那家伙好像不久前转学到江古田了?”

“算了,现在比起白马探会不会去,让我更伤脑筋的是要不要带兰她们去啊。”

“要我说还是不要了吧。那两个女人遇到一点事情就大惊小怪尖叫吓人的,要是在那里真的遇上了杀人案件我们都没办法顾及到她们。”

“真是对不起啊,我们两个遇到一点事情就大惊小怪尖叫吓人,做你们的拖油瓶。”

聊着天的两个侦探突然愣住了,动作僵硬地转过头,果不其然看到毛利兰和远山和叶叉着腰盯着他们,脸上的不满和周身围绕的强大低气压几乎要实体化。

“新一大家都在等你呢!说好了去找委托人很快就回来结果我们在那里干等了好久也不见你们回来。”

“原来是在和平次联合起来说我们的坏话啊。”

“不,兰,其实并不是这样……”

“笨……笨蛋和叶!偷听是很不好的行为你知不知道!”

“哈?比起偷听在背后偷偷讲人坏话这种行为更加恶劣吧!笨蛋平次!”

鸽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低头俯视着他们,要是可以的话它现在就想弄点什么东西下去阻止他们打情骂俏一样的举动,然后它也确实照做了。

它在一根枝叶茂密的细树枝上一蹦一蹦,被震下去的树叶糊了树下四人一头一脸,成功让他们停住了动作。

“啊啦!糟了!快点赶回去彩排完出来逛啊,不然又要错过学园祭很多精彩的东西了!”

毛利兰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拉住工藤新一的手臂向彩排的地方走去,鸽子看他们走了,扑了扑翅膀就跟了上去。

 

“啊,这位好心温柔的先生。非常感谢您这几年来对失意的我如此体贴入微的陪伴。但是如今您将环游世界,我却被困在这黑暗如牢笼的家中。我该如何抚平对您的思念啊!”

“不如就让在下的鸽子化作连接你我的纽带,来减轻彼此的思念之情吧!”

男人抬手抓住飞来鸽子的一只脚,让它站立在自己的手背上。

“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你会忘掉我吗,先生?”

“当然不会。”

收场,落幕,彩排结束。

 

和一直在第一排看得津津有味的远山和叶不同,服部平次支着下巴笑着调侃了一句脱下戏服从台上走下来的工藤新一“真是个感人的故事啊”,然后成功收获白眼一枚。

“你也辛苦了啊是不是,KID。”

伸手学着刚刚戏中男人的动作抓住低空飞着的鸽子的一只脚,服部平次刻意忽略了鸽子眼里透出来的不满,笑得大大咧咧,伸出手指给它顺毛。

“哈?KID?”

在收获场内众人疑惑的目光及工藤新一带着警告的眼神服部平次有些尴尬地干笑几声,连忙改口:

“对……对啊KID!这只鸽子的行为像小孩子一样!我在说它像小孩子一样啦!”

“平次你真是的,之前冲着寄住在兰家的柯南叫工藤,现在又冲着一只鸽子叫KID?你要不要先回去睡一觉再来?”

服部平次感觉到某鸽子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复杂的眼神变成了鄙视。

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又一不小心说漏嘴反倒是感觉哭笑不得了啊。

 

“服部,我说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口误啊口误!一顺口就叫出来了啊!”

盯着前面两个女生谈笑风生逛着帝丹学院祭,服部平次突然转过头看着工藤新一,眼神很复杂地上下打量着他。

“怎么了?我脸上有沾什么东西吗?还是说我衣服沾上戏服上的毛了?”

被这眼神盯得感觉有些不自在的工藤新一动作不自然地对上大阪少年的视线,然后在听到他的回答那一刻差点被脚下绊一跤。

“我在想上次的学园祭工藤你还是小个子的7岁小孩柯南啊,结果这一次的学园祭已经长得和我一样高了,感觉有点不适应。”

名侦探本来想黑着脸回一句“这就是你刚刚一直盯着我看的理由”,想了想之后还是作罢,张口正欲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自己的青梅竹马催促的声音,赶紧快步追了上去。

 

“对了新一,之前高三的早见学姐到底委托你做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你和服部君不想带我们去,嫌我们拖后腿?”

从同级生那里拿到两只风车的毛利兰把另外一只给了一旁的远山和叶,突然想到早上排练前的事情,推了推青梅竹马的胳膊问道。

“就是那位小姐的父母要在私家游轮上面举行派对啊派对!”

没等工藤新一开口,服部平次有些不耐烦地回答了:“据说今天早上还收到了杀人预告的卡片,所以你们两个女人过去除了发生命案的时候尖叫之外并没有什么能够帮上忙的,还是放弃吧你们!”

“喂,服部,我不是说了只是有这个可能吗?你怎么一口咬定了这是杀人预告?”

工藤新一压低声音问道。

“不然这两个女人肯定要嚷嚷着跟去。要是这是蓄谋已久的有目标性的杀人或者单单是恶作剧就还好,要是是报复啊无差别杀人啊什么的就会很危险啊!到时候我们哪有精力去保护她们?只会添麻烦罢了!”

“无差别杀人……复仇的话倒是有可能,但无差别杀人的几率很小,几乎为0啊……当然杀人惯犯要排除……话说你为什么想得那么坏啊服部?”

“我们就是应该思考一下最坏的结果,工藤。你也不想让毛利小姐受伤吧?我也不想让和叶那个笨女人被卷进可能危及到生命的案子里。虽然我可以看出工藤你的心思似乎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全部放在毛利小姐身上。我也不想去管,总之一定要仔细权衡一下再做决定。”

看着服部平次严肃的神情,工藤新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原来我的态度已经表现得那么明显了,大概兰也早就察觉到了吧。

“是觉得还是听一下兰她们的意见。我想问一下当事人会比较好。因为想要保护而限制她们的行动有时候反而会起到反作用的,服部。”

“平次……”

基本上听到两个男生对话的远山和叶稍微愣了愣,然后眼神变得坚决起来:

“我要去!”

“我也要去。我们能够保护好自己的,新一。”

为什么都把这一个案件想得那么悲观呢。工藤新一心里暗想,默认同意了她们能够跟去。

不过要防患于未然倒是真的啊,毕竟到时候将在一艘行驶的游轮上发生案件,危险程度远远超过在主人家的住宅中发生案件。

 

学园祭忙碌的一天结束了,远山和叶跟着毛利兰回事务所,服部平次照例和工藤新一回工藤宅。

天上有厚厚的云层遮住了一大半的月亮,几缕微小的月光透过云层照了下来。关东关西的高中生侦探聚在一起,静默无言,直到另一个人的到来打破了气氛的沉默。

“气氛很严肃啊,两位侦探君。”

“啊,毕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要是只是普通的威胁倒好了,希望不要有太多人受害。那张奇怪的卡片总是让我有种不好的感觉。”

“不要想太多了,我看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不过那张卡片上面写了什么?”

工藤新一从口袋里拿出今天从早见透那里拿来的邀请函打开,抽出夹在里面的那张硬卡纸。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在微弱的月光照耀下有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好像泛着异样的,微弱的红光。

“你们准备好鲜血迎接我了吗。”

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卡纸上的话,突然三人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下僵在原地。

不是威胁,而是犯罪预告。

而且还是有计划的,连续杀人事件。

看着两个侦探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白衣怪盗转身面对着窗户。

麻烦了啊。

不过应该很快就会见面了吧?

嘴唇开合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的两位侦探也并没有注意。

很棘手啊,明天将会发生的那件案子。

云层缓缓飘动,遮住了最后一丝月光。

 

 

 

TBC.

【祝食用愉快.18号开学后就真·不定期更新了啊orz】

评论(7)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