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白马探x黑羽快斗】Dance to the death(3-4

3-4

清晨的闹钟准时响起的同时,习惯良好的白马探立刻起床准备穿衣洗漱。暖褐色的眸子瞥到被子里隆起的一大块,有些无奈地探身掀起被子,推了推几乎是将自己缩成一团的黑羽快斗:
“黑羽君,快点起来。管家婆婆已经准备好早餐了。”
黑羽快斗抓了抓凌乱的头发,磨蹭了很久才睁开眼睛坐起来。看白马探已经穿好了校服,从喉咙里有些模糊地发出一个短促的音节,伸手拽过自己昨天晚上放在床头的校服。
谢过了管家婆婆贴心地准备早餐,白马探看了一眼自己的怀表,望向对面埋头吃早餐的少年,开口提议道:
“黑羽君,早饭什么的还是带过去吃吧。现在距离上课还有1小时30分20.05秒,按照我的习惯是要在上课前一小时到学校。怎么样?走吗?”
“……”这是什么奇怪的习惯?读时间精确到两位数就算了,还有强迫症是吗?
黑羽快斗抓起桌子上的早饭跟上金发侦探的脚步,并肩而行时因为光线没有注意到对方唇角的微微上扬。
和白马探一起走进教室的时候黑羽快斗看到中森青子满脸的不可置信,然后在他刚刚来到自己位置上还没有坐下的时候,少女回过头来:
“早安,快斗。你今天好早啊!”
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青梅竹马平常基本上都是在上课铃打响的前几秒钟箭步冲进教室,坐到座位上,要不就是对周围的人恶作剧一番,要不就是倒头就睡。
“早安,青子。”
向自己笑得无辜的后桌扔过去了一个白眼,黑羽快斗坐在位置上,打了一个哈欠。
“快斗你昨天真是吓到我们了!突然就晕过去好吓人啊。幸好白马同学肯帮忙照顾你,快斗你要好好谢谢白马君哦!”
“……是是!”
黑羽快斗将脸埋进双臂,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嘀咕了一句:真是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就算没有白马照顾我也只是睡一觉就行了啊。
不过现在最应该担心的好像是怪盗KID最近的行动啊?明明都是最后关头了不是吗?

梦里是一片深色。
视野所及之处尽是一片猩红,三只红眼有如梦魇般挥之不去,使天地间失色。白衣的人儿无法自由操控自己的肢体,被夹杂着愤怒与恐惧的风包围,几乎要被绞碎伤痕累累的肉体。
龙卷风前进方向的不远处,是黑洞。
毫无生机,即使迈着再轻松,华丽的舞步,也只能等待死亡的到来。
没有任何办法逃脱。

是人都会面临死亡的。黑羽快斗从来都认为自己会有两种死亡的可能性。
第一种是在给自己老爸黑羽盗一报仇的途中受重伤out,第二种是在给老爸成功报仇之后安安稳稳地了却余生。
然而现在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加一个选项。
例如被伦敦归来的白马侦探烦死。
在感觉到一股推力伴随着熟悉的呼唤着“黑羽君”的声音的时候,黑羽快斗差点想跳起来破口大骂一顿之后自我了断了。
然而现实中他只是拍掉了对方的手,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抱怨了一句“你好烦”。
“需要我替你请假,让管家奶奶接你回去休息吗?与其让你在课上睡觉还不如让你回去睡呢。”
白马探拿出自己的手机。
“啊呀我真是太感谢你了白马!你要是能让你的管家婆婆开车送我回我自己家那就更感谢你了。”
黑羽快斗活动了一下被枕麻掉的手臂直起身子,不客气地回应道。
“不行哟快斗。”
还不等金发侦探开口,坐在黑羽快斗旁边的中森青子就凑过来驳回了:
“你需要好好休息。是青子拜托白马君帮忙照顾你的哟!寺井爷爷年纪大了,我最近也很忙。要是你身体垮了让我怎么向千影阿姨交待啊?”
“是是!感谢青子小姐那么关心我!”
黑羽快斗重新趴回桌子上,扭过头面对着墙壁,小声地咕哝了一句:
“真是多管闲事。”
“快斗你这是什么态度嘛!青子可是在关心你啊。”
中森青子不满地抱怨了一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下节课要用到的书本出来看。
“黑羽君,作为一个绅士应该懂得对待女士要尊敬礼貌吧?我可不能回绝中森小姐的请求啊。”
“哈?随你怎么说吧白马侦探。”
暖色的眸子注视着前桌打着哈欠将脸埋进双臂,白马探拿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勾起了唇角。
“现在距离下一节课上课还有10分钟35.54秒。现在打电话叫管家婆婆开车过来还来得及。那么中森同学,请假的事情就再次拜托你了。我先带黑羽君回去休息,等他状况好点之后再回来上学。”
俯下身将前桌和自己的书包背到肩膀上,白马探收起怀表在手机上拨通了一个号码,对着中森青子温和地笑了笑。简单地对管家婆婆吩咐了几句之后他收起手机,弯腰架着黑羽快斗走出教室。

“少爷,您的同学身体还是和昨天那样吗?要不要我去请医生?”
驾驶座上的管家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睡得天昏地暗的黑羽快斗,有些担忧地问着坐在副驾驶上支着下巴看风景的白马探。而后者回应给她一个温和的笑:
“不用劳烦你去请医生了,管家婆婆。帮他请假带他回去休息只是我擅自决定的而已。真是麻烦你了,打扰了你的休息时间。”
“不麻烦,少爷。那么回家后我去给你们准备一下午餐吧。”
“嗯。”
白马探余光注视着后座上的少年,在心里轻笑了一声,低头拿出那本黑皮的小笔记本,另起一页,拿出夹在本子中的小型黑色水笔,在那空白页上留下一行清秀的字迹:
“Looking forwardto the next meet,Kaitou KID.”

听到床上有细小的声响,白马探停下了手头翻看《福尔摩斯探案集》的动作,勾起万年不变的微笑转过头去,意料之中对上黑发少年的怒视。
“午安,黑羽君。”
“能不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一醒来发现自己又跑到你家来了,白马君?”
“显而易见。”
白马探有些无辜地耸了耸肩,合上书:
“看黑羽君还是那么累的样子,我就拜托管家婆婆来接人了。中森小姐刚刚发简讯来说让你不用担心学校那里,她已经帮我们请好假了。”
“……”
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金发少年起身走到床边把黑羽快斗拉起来,道:
“现在的时间是中午12点45分32.05秒。走吧,黑羽君。我拜托管家婆婆做好的午饭都要凉了。如果你现在不饿的话可以少吃点,过一会还有下午茶。”

黑羽快斗坐在饭桌前有些木讷,桌上摆满了一桌子菜,而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一桌子菜中竟然没有让他感到无法接受的那样东西。白马探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好心地问道:
“不和胃口吗,黑羽君?”
“……没有。”
叉起放在自己面前盘子里的一块牛排放进嘴里,黑羽快斗开始打心里鄙视这些有钱人家的大少爷:
就一顿午餐还那么奢华。

解决完饭菜后黑羽快斗接过佣人递过来的一盘蛋糕和红茶,叉起一块蛋糕放进嘴里,一股奶香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他盯着面前优雅地喝着红茶的金发侦探,眼里闪着复杂的光芒。
“黑羽君有什么想问的吗?”
感觉到自己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被盯着的白马探放下茶杯,毫不在意地对上了对方的视线。
“……你有什么企图?”
看着黑羽快斗一脸警惕的样子白马探不禁失笑,耐住想要调侃一下对方的想法,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我并没有啊。我只是向中森小姐打听了一下黑羽君的生活习惯和喜好而已。你毕竟算是客人不是吗?我还能有什么企图。”
黑羽快斗哼了一声,埋头继续解决面前的蛋糕。
无言的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

黑羽快斗感觉放在口袋中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叼着叉子从制服口袋里拿出手机,解锁屏幕,发现是一封简讯。
发件人是寺井黄之助。
他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后点开了简讯。
简讯上只有短短几句话,黑羽快斗的面色凝重起来,将手机直接揣进兜里,抬头对白马探说了一句:
“我要走了。”
白马探并没有多问些什么,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他说:“小心点。”

寺井黄之助:少爷!今天我去盗一老爷那里扫墓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卡片,最近请您一定要小心行事!

握住手机的力道大的发痛,手机边缘棱角深深嵌进肉里留下深色的痕迹,黑羽快斗抿住嘴唇,快步奔跑在街道上。
快了,就快了。
给怪盗KID的战书已经送到了。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兴奋,有冷汗从他额角滑落,没入制服留下淡淡的水渍。

“少爷?您的同学已经离开了吗?那么快?”
“嗯。”
白马探看着对面未吃完的蛋糕和还冒着热气的红茶,眼中平静无波,右手支着下巴若有所思。
“不用去送吗,少爷?”
“不用了。管家婆婆你去睡午觉吧。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白马探掏出怀表,在心里默念了一下现在的时间。
“下午2点39分45.06秒。”

……Why do I let him leave?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