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08

 

 

“名侦探,让那个大阪的侦探也知道我的身份你是认真的吗?”


听到二楼房门细微的一声关上的声音,侦探和白衣怪盗同时停止了对于对方的调侃,表情变得有些凝重,方才轻松得如同在扯家常一样的神情已经一扫而光。


背对着窗子的工藤新一的脸在黑暗中看不见表情,侧着身体靠着茶几看他的怪盗KID则被月光照亮了戴着单片眼镜的半边脸。单片眼镜很好地遮挡住他的外貌,镜片上的反光则让身边的侦探无法探究他此时的表情。


一片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他们都隐隐地感觉到两人此刻似乎又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道无法跨越的名为信任的鸿沟重新出现在他们之间,而被分隔在沟渠两岸的侦探和怪盗此时却都不愿意有所动作。


“我只想说……服部是我的挚友。”


最后罕见地由工藤新一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他顿了顿,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再抬起头来注视着怪盗的时候,神情的平静似乎将怪盗将要脱口的话语硬生生逼了回去。


“……我知道,而我并不是。你是想这么说吧,名侦探?”


扑克脸重新回到怪盗的脸上,他将重心向后仰了仰,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面容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一如以往对决一般争锋相对,工藤新一和怪盗KID注视着对方同时陷入了沉默。被设置为整点报时的挂钟响了起来,有只木质的小鸟从挂钟上小房子形状的机关中弹出,工藤新一抬了抬眼皮看了下时间,午夜12点。


“我想你的身份就这么被他知道并没有什么坏处。服部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对于保守秘密这方面,我是很放心的。”名侦探开口,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又补充了一句:“……基本上我是很放心的。”


“基本上?”


怪盗失笑,隐藏在单片眼镜下的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秘密那个大阪侦探差点没有保守住,但是你知道吗,名侦探?我现在的处境就像你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一样。要是我变成这样的秘密泄露,后果可不是谁能承担得起的。”


“我相信服部,他能保守得住你身份的秘密。就像他以前帮我成功保守住江户川柯南的秘密一样。”


工藤新一将眼神放空越过怪盗,将视线集中在怪盗身后的墙壁上,在微弱月光的照射下依稀可以分辨出相框的轮廓,却无法看清照片上的内容。跟随着名侦探目光回头看过去的怪盗KID微微皱了一下眉,随后一声微不可闻地叹息从他的唇中泻出。卸下了扑克脸伪装的怪盗转过身背对着工藤新一,仰头看着挂钟上报时的小鸟完成任务后被弹簧拉回小木屋。


“我相信你,名侦探。”


最终是他选择了让步。不用回头去看就能想象到名侦探脸上会是多么惊愕的表情的少年不禁勾起唇角,随后用听起来平静无波的语气再度开口:


“我衷心希望那位来自大阪的高中生侦探服部平次能够像你所说的那样保守住我的秘密。晚安,名侦探。”


在怪盗变回鸽子之前,工藤新一听到了伴随着怪盗又一声叹息的一句话:


“这下被三个侦探抓住把柄了……”


尽管那一声抱怨似的话语微不可闻,工藤新一看着熟门熟路飞进自己房间里的鸽子,决定之后一定要问一问。

 


天亮之后聚集在客厅吃着早饭的两人一鸽之间的气氛感觉有些微妙,而他们都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埋头苦吃,谁都固执地不愿打破这种僵局。


两人一鸽之间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工藤新一被青梅竹马按铃叫走。工藤新一走后,服部平次咽下最后一口面包和吃完了早餐蛋糕的鸽子继续大眼瞪小眼。


“……你是怪盗KID,住在工藤家,是不是?”


服部平次神情一反常态地严肃起来,认真的发问然而鸽子并不领情,歪了歪头拍了拍翅膀就这么从服部平次头上略过,径直飞到衣架上。


服部平次有些恼火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衣架边上去抓鸽子,一不小心被抓住翅膀的鸽子痛叫了一声,不管被扯落的几根翅羽,挣脱之后飞进工藤新一的房间。


当服部平次反应过来追进房间的时候,他看到工藤新一的笔记本电脑被打开了记事本,鸽子在键盘上一跳一跳。不一会一段文字就显示在电脑的屏幕上:


我虽然答应了名侦探让你知道我的秘密 但并不意味着我要回答你的问题 不要多问 希望你能像他所说的那样帮我保守住我的身份 

怪盗KID

 


间接被回答了所有疑问的服部平次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转头刚要对啄理自己羽毛的鸽子说些什么,就被一个电话打断。


“喂,服部吗?”


背景的声音很嘈杂,服部当即就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工藤?你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件吗?工藤?”


在电话里听着跑得气喘吁吁的工藤新一断断续续讲述了一下来龙去脉的大阪少年表情凝重起来,随手抓住因为刚刚追鸽子而掉落的帽子戴上,转身匆忙地走出工藤新一的房间。鸽子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扑扇翅膀跟了出去。


飞在空中的视野显然比在地上奔跑时的视野好得多,鸽子刚刚飞上高空就凭借着自己绝佳的视力锁定了目标,先大阪侦探一步冲了出去。只来得及捕捉到一个雪白的影子的服部平次撇了撇嘴,也顺着鸽子的方向追了过去。

 


“怎么样啊工藤?”


拨开熙熙攘攘的围观人群,服部平次挤到工藤新一身边,却看到他的神情凝重,不禁疑惑道:“难道一点头绪都没有吗工藤?”


“不,不是有没有头绪的问题。基本上可以给嫌疑人定罪了。”


“那不是挺好?”


“但是……还有几个地方我想不明白,而且我感觉那个老人不是犯人。”


简单听工藤新一叙述了一遍案件和证据,服部平次用手支着下巴,神情严肃陷入了沉思,而此时在人群上空没有目的地乱飞的鸽子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嫌疑人中的人。


“那……嫌疑人是谁,工藤?我想我们可以再去问一问他。”


“喏,就在警部身边那个老人。”


“他叫什么名字?”


“寺井……他好像叫寺井黄之助。”

 


“凶器上发现了这位老人的指纹,在案发时间经过这里所以有目击者,还有与被害人有瓜葛……现在不管是哪条证据都指向这个老人是犯人啊……”


“开什么玩笑!寺井爷爷怎么可能会杀人啊!你们让开点啊!”


被突如其来的喊声打断了思考,两个侦探皆是一愣,工藤新一刚刚抬起头来就对上了一副怒气冲冲,有着和毛利兰相像的脸的女孩。


“你们说的凶器就是从蓝色鹦鹉台球厅拿出来的球杆啊!上面怎么可能没有寺井爷爷的指纹呢?这个躺在地上的大叔就是之前来找过我和快斗麻烦的家伙啊!能不能再查的深一点啊?寺井爷爷绝对不是犯人!”


好不容易飞到寺井肩膀上的鸽子看着对方冲它温和地笑了笑,干裂的指尖轻轻划过它的尾羽,唇瓣一开一合:“你来了?少爷养的鸽子啊?我记得之前有见过你。”


清澈的眼睛渐渐聚焦,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冲动已经为时过晚,鸽子歪头去蹭了蹭他的指尖,随后蓦地听到了一个对自己来说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险些没站稳从寺井肩膀上掉下去。


“小姐,请问你的名字是?”


感觉到问女孩可能会有所收获的服部平次和工藤新一忙不迭询问对方的名字,被询问的女孩这样答道:


“我叫中森青子,就读于江古田高校高二B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鸽子感觉到有一股视线在自己背后停留。

 


“如果这位小姐的证言属实,那么凶器上有指纹和与被害者有瓜葛都能解释了,那么之后线索好像就断了啊……”


高木刑警看着手上记录案件的小笔记本,有些烦恼地挠了挠后脑。


“工藤,你也知道犯人是谁了吗?”


服部平次露出笑容,看向身旁的工藤新一,意料之中看到对方也露出了相同的笑容。


“当然啊,服部。听了中森小姐的话突然就全明白了呢。”

 


“这个案子并没有什么作案手法可言,只要知道犯人是谁其手法就可以迎刃而解了。首先,犯人将受害人约出来,在这里用偷出来的台球棒殴打受害人,然后用手机发送简讯给寺井先生。”


“对,接下来犯人只要将球棒丢弃在这里,等待寺井先生赴约。但是犯人的计划出了两处意外。第一个是没有料到工藤和我被叫了过来,第二个是没有想到中森小姐在前一天与寺井先生约了见面。”


“所以这次嫁祸并没有成功啊,犯人,就是你啊,目击者先生。”


“你就是殴打受害人以后一直埋伏在这里的吧。既然能想到嫁祸那么你作案时一定带了手套,但是可能你没有太过在意一点吧?”


“就是,处理沾了血的手套的时候,你一定留下了指纹吧?”


话语未落鸽子扑腾着雪白的双翅,嘴里叼着被卷成一团的一只染了血的手套,精准地站立在工藤新一伸出的手指上。


“请鉴识科的人拿去采集一下指纹就知道了吧?”


工藤新一看着鉴识科人员取下手套后放飞了鸽子,鸽子却像是被什么牵引了一样飞到角落。中森青子静静地注视着它,突然她身上泛出红色的光芒,因为人们将注意力都放在刚刚被破解的案子上,没有人注意到。


红光消失后出现的赫然是另一个人。她撩了撩自己深红色的头发,伸出指尖点在鸽子雪白的胸口处。嘴唇一张一合传递了一句唇语:


找到你了,怪盗KID……不,黑羽快斗。


鸽子震惊地看着深红头发的女生转身融入人群,不一会儿眸子恢复了清明,再寻找却已经无法寻找到她的身影。


清澈的眸子满是复杂的神色,在脑里慢慢浮现出她的名字。


小泉,红子。

 


“没想到今天是平手啊,工藤!”


夜晚,服部平次坐在沙发上拍了拍工藤新一的肩膀,勾起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


“这种案件根本就没办法当作推理比赛吧服部?”


“呀咧呀咧这也算好吗工藤?……对了比起这个,那家伙今天怎么不出来透透气了?真身?”


“他从外面回来之后就感觉有些奇怪啊。”


在紧闭的房门中变回怪盗模样的鸽子面对着窗户,回忆着寺井黄之助今天给自己留的一句唇语。


依稀记得口型的少年试着重新还原了一遍。


“お坊っちゃま。”

 

 

 

TBC.

 

皮蛋:感觉小泉红子的话用魔法易容成青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祝食用愉快】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