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白马探x黑羽快斗】Dance to the death(1-2

1-2.

 

“你跑不掉了,怪盗KID。”

夜风吹得猛烈,将金发侦探的头发吹得凌乱。他目光直直地,认真地看着面前背光与他对视的白衣大盗,对方的面容隐匿在阴影中看不大真切,但是想也不用想都知道他现在一定保持着完美的扑克脸,嘴角勾起自信得让人火大的笑容,一如往常一样想让自己的show华丽地落幕。

“从伦敦留学归来的白马大侦探还是一如既往地执着于抓捕我呢,只是很可惜,今天的这一切——包括你来这里堵截我,统统都在我的意料之中。看来今天的侦探先生也依然无法留住魔术师退场的舞步呢。”

“你在说什么呢,KID。”

白马探轻笑几声,暖褐色的眼睛一直将视线落在对方被单片眼镜遮住的面容上。脚下响起直升机的声音和警察冲上楼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使得他接下来的话语被冲散在空气中无法听清。

“我一定会让你的身份大白于天下。”

捕捉到对方嘴唇的张合,瞬间明白了唇语的意思的KID上扬的嘴角又挑了挑,右手执起在被扰乱的气流中飞扬的斗篷,一步一步向金发侦探走去。

“这算挑战吗?怪盗KID不会畏惧任何的挑战,白马侦探。”

随后他松开手中捏着的披风一角,双手交握成手枪的手势,轻轻地抵在白马探胸口心脏的位置。白马探没有什么动作,余光到了刚刚上到天台气喘吁吁的警员们,勾起自信的笑容。

“身为追捕你的人之一,我当然知道你不惧怕挑战。”

白马探把话说得不紧不慢,尽量让自己说的一字一句都能在这嘈杂的环境中被对方听到,为此他甚至放慢了语速,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会抓住你的,怪盗KID。”

Butnot today.

蓦地看到白衣怪盗勾起狡黠的笑容,凭借自己灵巧的身手躲过身后蜂拥而来的警员们来到天台边,他拉低了帽檐,随即重心向后仰,就这么从大楼上跳了下去。不去在意身边中森警部怒吼的声音和警员们懊恼地窃窃私语,白马探将刚才不知什么时候被塞进自己口袋里的宝石交还给警部,转身下楼。

虽然在刚才的交锋中因为光线问题即使是靠的那么近也没有能很好地看清对方面容,但是因为那个怪盗的真实面目已经被他知道,白马探并没有显示出失落的样子。脑中怪盗KID隐藏在单片眼镜下的面容大致轮廓与前桌那个江古田少年的面容渐渐重合,让白马探不禁心情愉快地勾起唇角。

“请期待我们下一次月光下的会面吧,白马大侦探。”

回想着怪盗在纵身跳下的时候给他留下的唇语,金发侦探一个人走在路上,手紧紧捏住装在口袋里专门用来记录关于那个怪盗的黑皮小笔记本的一角,暖褐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笑意。

Whatwould you do when we meet next time,Kaito Kuraba?

 

隔日早上的报纸新闻上大肆报导着怪盗KID昨晚的精彩演出及成功盗取宝石,和归国高中生名侦探白马探与中森警部联手却再度失利。白马探脸上挂着不变的微笑回答着对他追捕KID的失败有些惋惜却又有些庆幸的女生们的问题,在最后一个围在他桌旁的同学也散去之后,白马探用手按了按太阳穴,看向前桌趴在课本上呼呼大睡的乱发少年,以及被他随手放进桌肚的今早的报纸。

看到老师走进教室里来有些阴沉的脸色,白马探撑着下巴,伸出手指戳了戳前桌弓起的背部,后者像触了电一样身体弹了起来,随后条件反射地回过头怒视着一脸无辜的金发侦探。前者则赶在少年怒吼出声之前压低声音善意地提醒道:

“黑羽君,老师已经在瞪着你了哦。”

想要说出口的话被硬生生憋回去的黑羽快斗瞪了白马探一眼,转过身去一脸不情愿地盯着老师的嘴配着阴沉的脸色一张一合,不一会儿沉沉的睡意又要将他淹没,一股不适感从有些僵硬的四肢传来,黑羽快斗感觉自己的脑袋发晕。

果然是因为最近活动太频繁又没有足够的休息时间吗?明明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候,身体却已经支撑不住了吗?真该死……

“黑羽快斗,你给我站起来!”

听到老师用包含着怒火的低吼声叫自己的名字,黑羽快斗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又因为动作幅度太大,眼前发黑摔倒在地上。隐隐约约听到青梅竹马担忧地叫着他的名字和同学们有些慌乱的说话声,随后就在蜂拥而来的睡意中失去了意识。

真是丢脸丢大了……偏偏……要被那家伙看到我这么丢人的样子……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黑羽快斗在勉强捕捉到突然闯进自己视野的一抹金色的时候愤愤地想着。

然后意识和视线都陷入一片黑暗。

 

当黑羽快斗再次醒来的时候,四肢的疲软无力已经感觉好了很多。他睁开眼睛,印入眼中的首先是笼罩在暖黄色灯光里的白色天花板,一时间习惯了黑暗的少年只是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便适应了这温和的光线。
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然后用手肘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坐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陌生的环境,正思考着到底是谁把房间装修成这种风格的,就听见门开了的声音。金发侦探从门外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个托盘。
“黑羽君终于醒了啊。”
“……我在你家?”
问句刚刚脱口而出,黑羽快斗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早该想到只有这有钱人家的大少爷兼从伦敦归来的假洋鬼子才能把区区一个房间都装修成这种样子。不同于自家使用的刺眼的白炽灯,这种散发着暖色光的灯让人感觉更加温和,而且,好像把屋内的一切都渲染得……暧昧不明。
白马探看着坐在自己床上的人紧紧抿住嘴唇,表情复杂,倒不急着先回答对方刚刚那个听起来就很蠢的问题,走到床头柜旁放下手里的托盘端起上面放着的水杯。暖色的光给白马探金色的头发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让黑羽快斗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你刚刚是想咬舌自尽吗,黑羽君?”
白马探勾起唇角,俯下身拉近与黑羽快斗的距离:
“还是说,你感觉待在我家,是一种莫大的屈辱吗,Mr.Kaitou.”
“我不是怪盗基德,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啊白马!”
一瞬间回过神来的黑羽快斗恼怒地回了一句,结果换来对方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说什么呢黑羽君,我刚刚在叫你Kaito,不是怪盗啊。”
“……那我们也没有熟到能互相称呼名字的地步吧,白马侦探?”
感觉到自己被耍了的黑羽快斗压下想要拽起身边的枕头冲那个笑的人扔过去的这种幼稚行为,努力维持着父亲教导的扑克脸,然而咬牙切齿的说话方式还是出卖了他。
“好了,不逗你了。”
白马探敛起笑容,将水杯抵住对方有些干燥的嘴唇:
“喝点水吧黑羽君。”
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
“放心吧,没毒。毒死一个对手对与那些宝石收藏者来说可能有好处,但是对我来说什么好处都没有。而且,我也不想被你的粉丝们砸门。”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黑羽快斗低声嘟囔了一句,接过水杯喝了几口水,感觉嗓子比起刚才干涩的样子舒服多了。
“喂,我说白马?”
一直在大床上休息了好久基本已经回复体力的黑羽快斗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现在已经将近晚上十点,不情愿地出声叫了从刚刚开始就伏在书桌上像是在记录些什么资料一样的白马探,而后者并未停止奋笔疾书,只是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换来乱发少年一个不满的白眼。
“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把我送回家啊白马大侦探?不会打算囚禁我吧你!”
“黑羽君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吧,这是中森小姐拜托我的。我怎么能不答应一位淑女的请求呢。”
白马探没有抬头,有些随意地说着。视线依旧落在书桌上那一本笔记本上,时不时在上面添添改改。
“你这家伙能不能给我点尊重啊?和你讲话看都不看我一眼!讲话的时候要有眼神交流才是礼貌吧?所以说最讨厌像你们这种臭屁的侦探了!还妄想抓住KID!……哼。”
抬起头看着碎碎念的黑羽快斗,白马探合上小笔记本微笑地开口道:
“原来KID这么耐不住寂寞啊?那么你在和我讲话的时候想要什么样的眼神交流啊?嗯?”
“假……假假假洋鬼子你干什么啊凑那么近干什么!还有说了多少遍了我不是KID!”
黑羽快斗警惕地退后脱离出自己给他笼下的阴影,像一只受惊炸了毛的小动物。
黑羽快斗和怪盗KID……虽然是同一个人,但是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呢。刚开始连自己都不能相信,这个看起来活泼开朗的高中生就是那个以夜晚为舞台将警察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作案手法华丽宛如变魔术的天才型罪犯。但是偶然间从中森青子那里听来黑羽快斗的父亲是何许人也的时候,他顿时感到豁然开朗。
如果是那样的话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现在不早了,黑羽君。快去洗个澡睡觉吧。衣服就暂时先穿我的。”
“……洗完澡我睡哪?”
“床上咯。”
“那你呢?”
“床上啊。”
“……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睡啊假洋鬼子!”
“如果这是你希望的话,我可以去睡沙发。”
“……还是算了吧。一起睡就一起睡吧。”
目送黑羽快斗拿着换洗衣服和浴巾走出房门,白马探唇边勾起一丝弧度。
Good luck,Kaito Kuraba.
Good luck,Mr.Kaitou.
I will find the truth,by myself.


TBC.

(举手)皮蛋有话说!:在新快养鸽没完结的情况下我又作死的开坑了.dttd基本上两章一更,时间不定.(最多)十章左右完结.大概可能应该貌似是HE(←滚你的).不要被(看起来很虐的)标题骗了.

和养鸽一样是与贴吧同步更新√

祝食用愉快√


评论(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