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07[上][下]

 

 

一大清早起来趁着KID还没有变回鸽子的时候给他拆纱布的工藤新一在揭纱布揭到一半的时候被按响了自家的门铃,无奈地想加快动作却一不小心勒紧了伤处让怪盗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说了一句抱歉之后工藤新一看着变回鸽子的KID,小心地把它右翅上被自己揭掉一半的纱布撩了回去,赶在新一波门铃攻势响起之前快步走到大门前应了门,鸽子一跳一跳地跟在他后面。


工藤新一一打开门,伴随着一个熟悉到不行的语气,他看到工藤宅门外站着三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拖着不算太大的行李箱。


“哟工藤!好久不见啦!”


“什么嘛原来是你们啊。大清早来扰人清梦,门铃摁着不放就算了嗓门还那么大。”


抛过去了一个半月眼,工藤新一侧身示意他们进来,在看到自己的青梅竹马也跟着进来时突然愣住了。


“呐,我说兰,今天是工作日不是吗?”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新一?”


毛利兰脱下自己的鞋子从鞋柜里拿出拖鞋穿上,抬起头疑惑地看向表情像是被雷劈过般惊愕的名侦探,反问道。


“你今天不去上学吗?”我不去就算了,为什么你也不去啊?


“新一你不会忘了我们昨天说好的今天要陪服部君和和叶逛一逛东京吧?我已经拜托园子帮我们请一下假了,不用担心老师说我们无故旷课的啦。”


看着工藤新一那副表情毛利兰无奈地白了他一眼,甩给他一句“果然新一你已经全部忘记了”之后,径直走进玄关。


然后一直站在工藤新一身后被他完全挡住的鸽子看到毛利兰走了,也一跳一跳跟了过去。鸽子回头瞥了一眼名侦探,幸灾乐祸的样子都写在脸上了。


所以说还是早点把这家伙扔出去好了,或者打包送给中森警部。


工藤新一想道。

 


最后给鸽子拆纱布这件事情是毛利兰完成的。鸽子试着扑扇了一下翅膀,感觉还不错,当即就试着在房子里绕客厅飞了一圈,最后心情很好地落到工藤新一的肩膀上,啄着因为之前一直包着纱布的原因而无法梳理到的羽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工藤啊你一个人住都照顾不好自己吧你居然还养了一只鸽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顿顿喂它吃蛋糕吗工藤!智商高是幌子吧!”


服部平次单手撑在工藤新一的肩膀上,笑得直不起腰来,让不远处正在打量那只鸽子并且和毛利兰聊着天的远山和叶不禁担忧地向两人的方向望了几眼。


“是啊,我没常识真是对不起你啊,服部。”


拍掉撑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工藤新一脸色很不好看地白了他一眼,压低声音向某个笑得很张狂的大阪侦探威胁了一句:


“想坐新干线回去就直说,我帮你买票。”


这招很管用,大阪少年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有些不情愿地闭上了嘴,低声抱怨了一句“真是无趣啊工藤”。


“你说什么,服部?”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有说,工藤你听错了听错了。”


……可疑。


远山和叶再一次向不远处看起来相处气氛微妙的两人抛来一个担忧的目光,毛利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道:“他们这种相处模式我们早就习惯了不是吗。”


“也对啊也对,两个推理狂魔凑在一起,除了案件就是案件。反正我们是什么话都插不上。”远山和叶笑了笑,目光又转向那两个侦探,轻声嘀咕了一句:“可是我真的感觉现在的气氛有些微妙……?”

 


“那么新一?服部君这几天就住在你这里了,和叶要和我一起住到爸爸的侦探事务所。”


毛利兰帮助远山和叶拖着行李箱,在工藤宅外面向两个侦探挥了挥手。


“哈?为什么和叶你一定要去麻烦毛利小姐呢?明明在这里住下也可以啊!”


“平次!你是笨蛋吗?!我一个女生为什么要和你们两个男生住在一起啊!笨蛋平次!”


“啊……是嘛……这样说来确实不怎么方便呢。那么毛利小姐,和叶这个麻烦就拜托你照顾啦!”


“谁是麻烦啊笨蛋平次!”


“好啦好啦和叶……那么我就先和和叶回去放行李,之后我们在侦探事务所楼下的波阿罗咖啡厅门口碰面吧。”


“哦。”

 


服部平次看着两个女生走掉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扶着下巴,转头看向一边正在给鸽子梳理羽毛的工藤新一,神情认真地开口:


“工藤,我从刚刚走进来的时候就在注意你这只鸽子,虽然还不大明白,但是我总感觉有些微妙的不对劲。所以说这个家伙,到底是……”


“……这家伙?”


工藤新一给鸽子顺毛的手指顿了顿,同时他感觉到鸽子梳理自己羽毛的动作也停下来了。名侦探把头低下来仔细打量了一下鸽子瘦小的身躯,再抬起头来眼神中毫无情绪波动。他看着服部平次,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它就是一只普通的鸽子。”


服部平次看着对方坚定的眼神,本来还想追问些什么,想了想之后还是作罢。


工藤,你知道吗?就算你伪装得毫无破绽,我也能感觉到你在说谎。


多说无益,既然你现在不想告诉我,那么我就算问出口来也不会得到答案的。


服部平次摘下帽子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勾起一个大大咧咧的笑容倾身向前够过茶几上放着的一本有些分量的书,刚刚扫了一眼封面,笑容就这么僵在了脸上。


“那个……《动物世界》啊工藤?”


“咳。闭上嘴,给我放回去。”

 


服部平次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当两人感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的时候两个女生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真的好慢啊你们两个到底在工藤宅干什么啊?”


和叶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手表,瞥了两个有些气喘的侦探一眼拉起毛利兰的手转身走进波阿罗咖啡厅。


“这也不能怪我和工藤吧?倒是你啊和叶,有见过谁才刚刚到九点半就嚷嚷着要去吃午饭啊?真是的,早饭吃完都没有消化掉啊!”


“平次你是笨蛋吗?早点吃完午饭就早点和兰还有工藤君去逛一逛不是很好吗?他们今天难得请假来陪我们当然要好好地玩啦!”


感觉到旁边的服务员和客人向这里投来异样的眼光的毛利兰尴尬地笑了笑,小声地对两个人说了一句“轻一点啦,别人都看过来了你们就不要再吵了”云云,终于让两位拌着嘴的暂时闭了嘴。


因为这个时间段客人比较少的原因,刚刚点下的点心很快就被服务员送上来了。毛利兰和远山和叶礼貌地笑了笑,拿过勺子开心地说了一句“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我不客气啦”,挖了一勺送进嘴里。


工藤新一喝了一口冰咖啡吃着柠檬派,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视野里窜了过去,随着那个方向看过去,他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透过树叶的缝隙在向自己这里看过来。


这家伙,果然还是跟过来了吗……


收到青梅竹马疑惑地问话工藤新一摇了摇头,收回视线,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柠檬派和冰咖啡上,没有说话。


“感觉工藤君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呢,兰酱。”


远山和叶凑到毛利兰耳边轻声嘀咕道,毛利兰听后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总感觉新一好像特别在意什么……但是他看起来不愿意跟我讲。”


所以说工藤啊,毛利小姐都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哦。


服部平次余光一直盯着似乎又开始分神的工藤新一,又看了看对面窃窃私语的两个女生,最终还是低下头准备先解决掉自己点的食物。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工藤。

 

 

“吃的好饱啊,过一会儿去哪里呢,呐兰酱?要不要去逛街买衣服什么的?”


远山和叶从座位上站起来,抚平衣服上的褶皱,欢喜地向身边的毛利兰建议道。


“不要不要!陪你们两个女人逛街很无聊诶!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我和工藤在帮你们拎那些大包小包!我可不想浪费宝贵的时间去做你们的搬运工啊!”


还没等毛利兰开口,服部平次就直接出声驳回了。


“你在说什么啊平次!哪里有的每一次!我只是听兰说东京有条街上开了很好的服装店才那么想去的好吗?明明平常很少约你出去逛街啊……还有为什么陪我逛街就是浪费时间啊?”


“嘛反正我和工藤对逛街买衣服没有兴趣,要不我们分组吧。和叶你就和毛利小姐一起去逛街吧我和工藤要去别的地方。”


“什么嘛平次!你就那么想和工藤君待在一起吗?真是个工藤控!”


“好啦好啦和叶,不要吵了啦。”毛利兰无奈笑着安抚自己的好友,“要是实在拿不定主意的话问问新一怎么样?新一?”


“啊?……哦。我倒是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你们自己决定吧。”


“喂喂新一!你就不能想一想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吗?服部君和和叶现在正在纠结呢。”


“也对,要是工藤君希望去哪个地方的话某人也会像块狗皮膏药一样黏过去的吧。”


和叶额头上的井字几乎已经实体化,语气不善地说道。


“谁是狗皮膏药?你这个笨蛋!”


“谁应谁是咯,笨蛋侦探!”


工藤新一听着两人大有要再度吵起来的架势,本来安安静静神游的思绪被硬生生扯了回来。他无奈地扶住额头,不知道为什么脑中突然闪过三个字,并且当即就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水族馆。”


“……诶?”


“去水族馆吗,你们?”


“喂!可是工藤啊水族馆那种地方我们大阪也是有很多的啊!难不成我们千里迢迢赶到东京来就是为了和你们一起去水族馆的吗?”


“那么我保留意见,你们继续好了。”


“……好,就去水族馆了。”

 


工藤新一捉住看到米花水族馆标牌就开始蠢蠢欲动扑腾翅膀的鸽子,拿着手里的门票看了一眼,随即想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水族馆好像是不准宠物入内的啊?那么鸽子怎么办?


大脑飞速地运作思考了一会儿,工藤新一解开自己的外套把鸽子包裹在里面,大步追上先走一步的毛利兰和他们一起检票入场。

 


“服部君……刚刚嘴上很不情愿的样子但是现在看起来他的兴致好像比谁都高吧?”


毛利兰小声地对身边的远山和叶说道,但是对方并没有回答她的意思。


有些好奇地顺着好友的视线望了过去,毛利兰看见的是服部平次的背影,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工藤新一慢悠悠地跟在他们后面,目光跟随着在这犹如深海的美丽景致中游过的鲨鱼,有些怀念地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已经来这里第三次了啊。”


感觉到被包裹在外套里的鸽子开始挣扎,稍稍拉开了一点缝隙,快步走出这条回廊。然后鸽子突然一鼓作气用力从名侦探外套中冲了出来,跌跌撞撞地飞走了。

 


夜晚,在帮服部平次安排好住的房间之后,工藤新一走到客厅,意料之中地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身影。


“话说你中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添麻烦的小偷先生。”


“……是怪盗!”


弱点被以一种这么丢脸的方式被宿敌所掌握的怪盗KID有些颓败地靠在沙发上。


“倒是你啊名侦探!身为遵纪守法的好市民的你难道不应该遵守水族馆是不能携带鸽子进去的明文规定吗?”


“不过就是拜这所赐,让我发现了小偷先生你的弱点啊。”

 


果然,我就知道。


客厅背光的角落,服部平次静静地站在那里看了客厅互相调侃的两人好一会儿,转身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

 


工藤已经有要当那家伙共犯的觉悟了吗?

 

 

 

TBC.

 

皮蛋:助攻一号已上线。【不要信】

 

【祝食用愉快】

 

 


评论(2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