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05

 

 

工藤新一看着因为翅膀受伤不能乱跑而被强制性关进笼子里的鸽子,感觉它好像蔫蔫的没什么精神,连最喜欢吃的巧克力蛋糕放在它面前都无动于衷。


由于接到了某人的委托想在下午和他见面探讨一下关于案件的事情,拜托了青梅竹马给他请一天的假之后名侦探就坐在沙发上想着如何来消磨这一上午的时间。


然后他就瞥到地上的很久以前某个委托人送的一只精致的鸟笼,和里面被关起来一点活力都没有,右翅还缠着纱布的白鸽。


看出了这只鸽子一副坚决不想待在笼子里,并在向它自己进行一系列可以称得上是自残的,对于康复完全没有一点好处反而会帮倒忙的行为,工藤新一把手里捧着的福尔摩斯相关的书合上,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俯身打开笼门,让鸽子跳到他的手背上,抱进怀里动作自然地给它顺毛。


才相处了这么几天就养成习惯了吗,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工藤新一无奈地想着。


“外面太阳挺好,但是这家伙翅膀包着纱布的话应该洗不了澡吧。”


指尖一下一下磨蹭着鸽子的脊背,不自觉又开始神游天外的名侦探想到了什么似的微微勾起了唇角。


“这么好的天气,果然还是出去走走比较好吧。”

 


鉴于鸽子并不想待在笼子里并且有轻微自虐倾向,名侦探决定放任它多在家里跑跑。一向喜欢思考得周全一点的工藤新一当然也考虑到鸽子恢复后可能还会遇到和昨天一样的意外或者是走失,不顾鸽子微弱地抗议硬是将昨天剧组同学送给鸽子的项圈套到鸽子纤细的脖子上,想了想,将一块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用钢琴线穿过项圈的一个孔,牢牢地系了上去。

 


莫名其妙感觉鸽子盯着他的视线中带了一些恼怒的工藤新一有些无辜地耸耸肩,将它权当成自己的错觉。


哪怕是他想太多也好,防患于未然总归没有什么坏处嘛。

 


不知不觉中带着鸽子又来到了这个曾经解决过一次案件的地方。案发现场——也就是那个保安室因为很难清理现场所以到现在都一直封锁着。想来就算是能够清理得与原来一样,也无法抹去一个人曾在这里死去的现实,大概也不会有人有心情继续在那里工作下去吧。


放鸽子独自在一块十分宽敞的向阳的草坪上自己晒太阳,工藤新一也在草坪上坐了下来,视线一直忍不住停留在那间被封锁不再有人工作的不大的木头房子,不禁又联想到那个水川守在被断绝一切狡辩的余地之后精神崩溃地讲述他杀掉哥哥的过程和原因。


又是遗产纠纷,引起一个人的杀意的最常见的戏码。

 


工藤新一感觉那种人很可悲。在金钱中迷失了自我,亲情,最后走上犯罪的道路。虽然这听起来很可笑,但他所解决的为了金钱而选择去夺人性命的事件绝对不止这一例。


不知道今天联系他想和他面谈的的委托人又是有什么案子需要他的帮忙。

 


收回了视线的名侦探在周围四处寻找着鸽子雪白的身影,感觉撑在地上的手被不大的力道啄了几下,他向后看去,发现鸽子在自己身后精神地在草坪上跳来跳去。


刚想伸出手去把那个看起来有点精力过剩的小家伙揽过来,工藤新一突然感觉到放在自己裤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


拿出手机发现是一条未读短信。


工藤侦探:真是冒昧打扰了。对于之前给您发简讯时约定的时间,我想稍作改动。请在十二点整在毛利侦探事务所楼下的波阿罗咖啡厅,关于委托您的案件我想在共同进餐之后与您详谈。


“原来是委托人发来的啊。”


看了眼手机屏幕右上角显示的时间,距离委托人临时更改的时间大约还剩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工藤新一让鸽子站到他的手背上准备早点回家先帮鸽子弄好它的午餐。

 


把早上鸽子一口都没有吃过的巧克力蛋糕装在盘子里放在它够得到的地方,名侦探从他自己的房间带走了一本便携式的小笔记本还有一只黑色水笔,确认了一下时间就匆匆走了。鸽子待在装着蛋糕的盘子旁边静静看着工藤新一走出去的背影,一点想要吃蛋糕的意思都没有。


在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鸽子低下头啄着戴在脖子上的项圈试图把它弄下来,但是没有成功。清澈的眼睛里刚刚的平静一扫而光,反倒透出几分愤怒和不满。


泄愤似地用力啄了几口身旁的蛋糕反倒被糊了满嘴的奶油,想飞又因为受伤无法飞起的鸽子烦躁地在房子里独自转悠起来。

 


它最后跳进工藤新一的房间,并且成功地扑腾到名侦探的床上,趴在他的枕头上,转头去整理它翅膀上被弄乱的羽毛,然后把头埋进翅膀里就这么睡着了。

 


在鸽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时分,时不时有国中生三三两两走回家时的说笑声,房子的主人却还没有回来。


鸽子站起来,离开了被它捂得热热的枕头,有些费力地扑扇着受伤的翅膀飞上窗台,看着窗外结伴回家的学生,平静的眼中莫名涌起一股怀念之色

 


夜晚降临,工藤新一依旧还没有回来。


白衣的少年再度出现,靠在书桌上用戴着手套的手想解开禁锢住自己脖子的让自己感到难受的项圈,窗户上隐隐能够映照出他焦虑的神情。


由于想要赶快摆脱项圈的想法太过强烈,所以他只顾着专注于通过手指的摸索来熟悉项圈的构造然后解开它,完全将房子主人随时都可能回来的突发情况抛诸脑后。


然后当名侦探推开自己的房门的一刹那,没能反应过来及时躲藏的少年就这么直接地暴露在工藤新一惊异的神情下。


“怪盗KID?你怎么会在我家?你是怎么进来的?”


率先反应过来的名侦探扣住对方的手腕遏制住对方想要逃离的动作,将他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让他无法使用最拿手的烟雾弹或者闪光弹,在对方莫名感觉心虚到不行的表情下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他,然后在看到怪盗脖颈上某样熟悉的物室时微微一怔,用不可置信的语气轻声说了一句:


“……鸽子?”

 

 

 

TBC.

 

皮蛋:【您的好友怪盗KID已经上线】

 

【求评论求吐槽求喜欢】

 

【祝食用愉快】

 

【PS.因为明天要出去吃饭所以停更一天[鞠躬]】


评论(1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