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04

 

 

清晨,在天还未完全亮起的时候,工藤新一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振动了起来,屏幕猛地伴随着有规律的振动声亮起。昨夜本来就没有睡得太沉的名侦探被惊醒,伸出手够过手机解锁屏幕,上面显示着他有一封未读的简讯。


工藤新一:今天放学后彩排学园祭要表演的话剧,把鸽子带去。


正疑惑着这封简讯是谁发过来的,名侦探从床上坐了起来,下一秒手机又开始振动,显示出了一条与刚刚一模一样的简讯。


“……用我的手机给我发简讯?是谁啊?”


点开简讯,工藤新一敏锐地捕捉到四个字,这让他开始怀疑自己家里昨天晚上是不是进了小偷。


定时发送。


“不过这真不像是小偷会干的事情。”但是又从没听说过会有人冒着被抓的风险潜入别人家就是为了用别人的手机传达消息。


工藤新一眯上眼睛,总之他现在可以确定,要么是手机成精了,要么是有人趁他睡觉的时候来过,用他的手机给他自己发了一条简讯来通知这件事情之后走得让自己毫无察觉。当然比起前者工藤新一更相信后者。


“要是送到搜查三科的话会不会在上面检验出那人的指纹呢。——算了,看在他好像没有偷什么的份上。没准还是一个我熟悉的人。”


工藤新一轻笑了一下,放下手机开门走出房间。


观察力敏锐的名侦探敢发誓在他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客厅有像是刻意放轻了的动静,他一下子警觉地放轻了脚步来到漆黑一片的客厅,借着良好的视力他捕捉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在小心地移动。视线不经意间相撞,黑影一下子僵住,动作看起来有些惊慌。


察觉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并且可能已经在准备逃脱的工藤新一低低吼了一声“你是谁”,意料之中的没有收到回应。


“你是谁?在我家干什么?”


名侦探重复了一边问话,视线徘徊在周围寻找着可以用来制伏对方的东西。就在他这微微错开视线的短暂几秒,客厅里的黑影一下子消失,伴随着一阵扑扇翅膀的声音,客厅的灯被打开。


工藤新一惊愕地环顾四周,发现客厅里除了自己和一只鸽子之外空无一人。由于他一直堵在唯一一扇能够进入客厅的门前,他分明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人通过了这扇门,那个黑影又是怎么消失在他眼前的呢?


下意识地给站定在自己手上的鸽子理顺了不知为什么微微有些凌乱的羽毛,工藤新一放飞亲昵地磨蹭着他手指的鸽子,心事重重地向房间走去。被放飞的鸽子落到架子上,跳了几下站定,舒展了一下翅膀,把尖尖的嘴埋进胸前柔软干净的绒毛,清澈的眼睛里最后一丝惊吓被冲散。

 


洗漱完毕的工藤新一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距离青梅竹马来敲门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在这段不长的时间里名侦探终于暂时放下了那个黑影神秘消失的疑惑,喂好鸽子之后为自己冲了一杯咖啡。


他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是他应该怎么把鸽子带过去,还必须是在不妨碍老师同学正常上课的前提下。


他伸出手臂把吃完早餐看起来心满意足心情很好的鸽子一把捞了过来。鸽子不满地“咕”了一声,也没反抗,反而舒舒服服在名侦探的手臂上调整好姿势站好,试图用沾满奶油的嘴去梳理自己的羽毛。


工藤新一无奈地拿来一张纸巾不顾鸽子不舒服地抗议帮它擦掉了嘴上的奶油。


“这家伙好像还没有名字,要不要给它取一个呢。”


托着下巴观察鸽子的一举一动的工藤新一正思索着突然就冒出来的疑问,越看越觉得这只鸽子的行为幼稚的像小孩子的时候,下一秒就有一个名字就在他的脑海里成形。


KID。


被自己突然蹦出来的想法感到惊讶,名侦探的身体微微震了一下。这个动作惊到了站在他手臂上细细理着毛的鸽子,工藤新一冲着疑惑看向自己的鸽子抱歉地笑了笑,伸手顺了顺它背上的毛,在心里暗自叉掉了这个选项。


那个消失了好久的家伙要是知道了我给一只鸽子取这种名字一定会笑我的吧。

 


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在毛利兰来按门铃的那一刻戛然而止,鸽子看到工藤新一站起身,像是早就等着这个动作一样飞了起来,跟随着工藤新一一起出了工藤宅的大门。

 


老师为了那些准备学园祭节目的人有更多的时间来准备,课上到中午就结束了,毛利兰推了推一直看向窗外发呆的青梅竹马,随着他的目光也看向窗外,疑惑地问着:


“新一,你一节课都在往窗外看着什么?自习课的老师都看了你很多回了。”


“……我在看鸽子。那家伙看起来特别安分地在窗外对着我们教室的那棵树上站了一上午都没有跑掉。”


在她什么都没有看到无奈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坐在铃木园子前桌的一个女生走了过来,毛利兰推了推青梅竹马让他转过头来,就听见那个女生有些迟疑地开口道:


“工藤君,昨天晚上……那个男人有帮我转告你拜托你的事情吗?”


“啊……如果你是说鸽子的话,我把它带来了。”


突然想到今天清晨那个可疑的黑影,工藤新一皱了皱眉,用极其严肃的口吻问面前那个女生:


“你刚刚是说昨天晚我不在家的时候上有一个男人在我家接了你打给我的电话吗?”


“是啊,难道工藤君你不知道吗?他还答应了会帮我转告你啊,没见到他吗?”


“不,没有。只是今天早上我收到了用我自己的手机定时发送的短信,所以应该没有见到他本人。”如果客厅里的黑影就是他的话……他晚上来到我家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哒,哒,哒。”


听到声音的名侦探转过头去,看到鸽子站在外面的窗台上,用自己的嘴啄着玻璃窗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他当即打开了玻璃窗,鸽子一跳一跳地来到工藤新一的桌子上,看起来很乖巧地四处张望着,最后飞到他的肩膀上打量着围在他们身边的人。

 


剧本并没有多长,故事的情节也没有太大的起伏,由于剧情需要一个飞鸽传信的技能,身为鸽子主人的工藤新一万般无奈下被凑热闹的众人推上舞台,让身为他的青梅竹马的毛利兰再次扮演女主角的角色。鸽子被套上了临时制作的上面写有“帝丹高校高二B班”的项圈,脚上被绑上了作为道具的信件,在后台透过幕布的缝隙看着舞台上方工藤新一和毛利兰对着台词。


它飞到一张便携式折叠桌上,低头看着摊在桌上的剧本,在看到剧本中打着星号的那一行印刷字体之后小小的身躯猛地一僵,与此同时旁边传来铃木园子冲着舞台上喊话的声音:


“工藤新一!你在干什么呀!按剧本上来你们两个现在应该要……”


亲吻。


随着翅膀振动划破气流的声音,不顾身旁铃木园子惊讶的叫喊,白色的身影很快冲向高空,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

 


像是疑惑着自己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在高空中的鸽子开始慢慢拉近与地面的距离,眼神中有挥之不去的疑虑。


为什么要逃离?

 


在与地面拉低到大约四米的距离时鸽子转了个方向,逆着刚刚过来的路线准备飞回去。突然听到有什么物体划破流动空气的声音,鸽子闪躲不急,随着右翅传来的一阵痛楚,它从空中直直掉到了柔软的草坪上。


“晴夫哥哥真是的!为什么要那么用力扔弹跳球啊!你砸到了一只小鸟!”


一个女孩快步跑了过来,一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少年紧跟着女孩,一边走路一边向气鼓鼓的女孩子道歉。


“对不起啦幸子,我不是故意的!”


“你应该向小鸟道歉,不要向我道歉!被球砸到受伤的又不是我!”


“诶!这鸽子的脖子上套了项圈诶!上面写着字!我看看……”


“帝丹高校高二B班。”


“晴夫哥哥,你认识那个地方吗?”


“当然认识啊!我经常会经过那个帝丹高校呢!”


男孩自豪地拍了拍胸口,在女孩那透着怀疑的眼神中有些不自在地挥了挥手。


“是真的啦,让我们把鸽子送回去吧!”

 


趴在女孩怀里的鸽子睁开了两只眼睛。


真是丢脸丢大了。

 


找回了鸽子,毛利兰给鸽子的擦伤的翅膀简单地做了包扎,它趴在台下,看着明显已经熟悉了剧本的演员们排练。


到了那个男女主角接吻的镜头,以它所在的那个角度能够清楚地看到。


巧妙的借位,两个人的双唇都没有触碰到,却能以假乱真。


这是青梅竹马间的默契?

 


在走到工藤宅的门口,毛利兰千叮万嘱让工藤新一要好好照顾那只鸽子,让它在这几天好好养伤,学园祭前一天有一场大型的彩排。


“是是我知道了!再见啦兰!”


夕阳拉长了两人身后的影子,青梅竹马默契地勾起各自的唇角,心中默默地想着:“这样就好。”


这样就好。

 


夜晚,月光被浮云遮住些许,透过窗户的光显得有些暗淡。


身着白衣的少年背对着窗户站在工藤新一床前,隐藏在阴影里的脸看不清表情,不知何时单片眼镜被他取下,安安静静躺在主人的手心。


少年的右手臂上缠着一圈圈纱布。


看着床上睡着的人看了好久,少年转过身面对着窗户,戴上了自己的单片眼镜。


“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啊。”

 

 

 


TBC.

 

皮蛋: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OUO

 

【求评价求吐槽求喜欢】

 

【谢谢那些给我回复喜欢推荐的小伙伴们】


评论(1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