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03

 

 

工藤新一是被闷醒的。而罪魁祸首就是某只对于准时进食有着莫名的执着的鸽子。


结合对于昨天的突发事件所导致的后果之后,在莫名其妙的窒息感中被迫清醒过来的名侦探睁开眼的同时,伴随着扑翅膀的声音鸽子飞到台灯上站定,窒息感也随之消失。工藤新一从床上坐了起来,无奈地看向某只在向自己无辜眨眼睛的鸽子。


意识到先前的窒息感可能是因为鸽子趴在自己脸上这种充满恶意的行为所引起的时候,工藤新一的大脑很快就给这明显是要整他的做法确定了理由。


绝对是伺机报复我昨天晚上没来得及给它吃蛋糕。


回想起来昨天鸽子在不经过自己的指示独自行动又不知道是怎么带领警员找到了关键的证物,彻底击溃了犯人的侥幸心理,让他坦白了一切,纵是智慧过于常人的名侦探也无法理解它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它到底只是只鸽子而已。


看着眼前欢快地吃着蛋糕的鸽子,工藤新一陷入了沉思。


即使有那么多不合常理的地方,但它依然是只鸽子不是吗?


名侦探并不相信世间真的有魔法存在,相对于这些,他更倾向于理性的思考,就像他曾经对那个身着白衣的人说过的那样:



“如果只是沉溺于梦想之中,就无法看清真相了。”



用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欢快吃着蛋糕的鸽子,工藤新一站了起来,拿过外套和包,在青梅竹马打电话来催促他之前放轻脚步走出房间,关好门。


隐隐听到工藤宅的大门被关上的声音,鸽子有些疑惑地眨着眼睛吞咽下最后一口蛋糕,左右张望了一下,扑扇着翅膀飞到窗台上,硬生生从未关严实留下一条不算太大缝隙的窗户中挤了出去。与窗沿用力地摩擦带下它的一片羽毛,随着气流的运动悠悠飘到书桌上。


鸽子飞上屋顶,试图用绝佳的视力在人流中分辨出工藤新一的身影,但是一无所获。心里莫名惆怅的鸽子也没有想要回到宅子里的意思,只在房顶上稍微停留了一小会儿,随便找了一个方向,飞走了。


一次没有目的地的飞行。


 

学园祭在即,旷课休学好长一段时间的工藤新一成功地被老师叫去各种帮忙,面对名侦探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好心的青梅竹马也表示无能为力。


“新一你要加油啊!那么久没来上课老师对你态度不友善也是正常的嘛!~”


“要帮忙就来帮忙,不帮忙闪一边去!你们是不是闲得慌!”


冲着那些学毛利兰的语气幸灾乐祸地来调侃自己的损友抛去一个半月眼,忙到现在没有停过的工藤新一用恶狠狠的语气打发走了他们,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回手头上的工作的名侦探在心里得出了一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结论:


绝对、绝对是在借着学院祭的理由报复我那么久不来上课。


知道内情但已经答应了不去帮忙的毛利兰看着面部表情抽搐的青梅竹马一个人在捣鼓着手上被老师要求做的作业,周身的气息累积到都快实体化,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收回视线转过头来继续与铃木园子讨论着学园祭班级要表演什么节目。


“兰,你不会还想着去帮他吧?”


看着好友一副人在魂不在的样子,铃木园子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配上失望到极点的表情猛地搭上毛利兰的双肩开始猛摇:


“那个推理小子有那么多事情做是他休学旷课那么久的报应!兰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要这么心软啊?别忘了和同学们的约定!谁-都不能去帮他!”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园子!”


毛利兰捉住好友的双手把它们从自己肩膀上扒了下来,无奈地说:


“我知道啦,我也没打算去帮……”


“你说真的吗,兰?”


铃木园子一副怀疑的表情打量了毛利兰好一会儿,直到她不自在地举起双手一脸真诚地说“是真的啦”之后才收回视线。


真是抱歉啊,新一。


毛利兰用余光瞥了眼工藤新一,有些无奈地笑笑,随后投入在铃木园子座位旁边围成一圈的女同学们热烈的讨论中去了。


 

鸽子随便找了一栋房子的屋顶降落,啄了啄自己有些乱糟糟的羽毛,转动着自己的脑袋左看右看,出乎意料地,一块写有“江古田高校”的门牌进入它的视线。


鸽子的眼睛一亮,随即轻车熟路地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速度很快,就像找到了猎物准备捕猎的老鹰。


轻巧地降落到一棵树上,对面宅子上“黑羽”的门牌在枝叶的缝隙中若隐若现,好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鸽子总是会归巢的。


 

“新一!新一!工藤新一!快点起来!喂!”


被老师交代的工作弄得头昏脑涨一不小心睡着了的工藤新一被练就一身空手道绝技的青梅竹马用力地摇醒,迷迷糊糊直起身子来刚刚打算抗议一下毛利兰叫醒别人的方式能不能不要那么粗暴,随后就被她一掌拍到桌子上时发出的巨大撞击声惊得彻底清醒了。


“兰!你在干什么啊!”


“当然是叫你起来啊!刚刚老师走进来想看看你把她交代给你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然后发现你睡着了,还叫不醒你,所以就脸色很恐怖地走出去了!”


毛利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不满地说道:


“本来我还不会用种方式来叫你的,谁让你睡得那么沉。真是的,新一你不会昨天又熬夜了吧?”


“……我才没有熬夜呢!”


“哎哟那个可疑的停顿我们都注意到了呢!”


“啰嗦!”


 

鸽子飞到了窗台上,隔着玻璃窗它可以清楚地看到房间里面的景象,它试着啄了啄厚厚的窗子,发出微小的“哒、哒、哒”的声音,传进房间的声音由于玻璃窗的厚度显得有些沉闷。


这时候刚好有一个老人推门进来,手里端着毛巾和水。听到了玻璃窗外的动静,他走到窗边,看见了这只鸽子,打开窗让它进来。


鸽子听到老人温和地抚摸着它的羽毛,低声咕哝着“这大概是快斗少爷养的鸽子吧”,拍了拍它的脑袋让它等一下,又走了出去。鸽子看着老人走出去,有些闲不住地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在飞到壁画前,它看到一个魔术师表演时的照片,从高处俯视着床上,它看到有一个少年似乎睡得很沉。


他有一张和工藤新一一样的面容。


“久等了。”


老人重新开门进来时,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装满了玉米。


注意到鸽子注视着壁画,老人也将视线转了过去,有些苍老的脸上满是怀念。他将装玉米的盘子捧到鸽子面前,看着它降落下来啄食,开口道:


“你刚刚是在看这幅壁画吗?这上面的人叫黑羽盗一,是快斗少爷的父亲,我的魔术老师。说起来,他那个时候养着的鸽子可能是你的父辈呢。”


吃了一些玉米,又喝了一点水,老人把刚刚关上的窗户重新打开,目送鸽子飞走。


直到那抹白色消失在视线里,老人才关上窗户。隐藏在镜片后的双眼充斥着复杂的情绪,他低下头,低低地叹息了一声。


视线回到躺在床上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老人紧抿的唇间漏出无声的呼唤:


“快斗少爷……”


 

鸽子逆着来时的路线飞回去,清澈的眼睛中压抑着一层无法忽视的沉重,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无法分辨。

 


“工藤同学,今天你帮了老师这么多忙真是辛苦你了。这样一来你之前好长一段时间不来上学的事情我们就一笔勾销吧。”


在“好长”和“不来”两个词语上老师刻意加上了重音。


……所以说果然是以这个理由来压榨劳动力是吧,城府很深啊老师。


……竟然连纸花这种都让我一个人做了一大半。


工藤新一干笑几声,拎起包快步走出教室,追上已经走远了的青梅竹马。

 


当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黄昏的日光下有一抹渡上了金辉的白色在视野中变大。

 


鸽子从远处飞了过来,刚好站立在工藤新一伸出的手指上。

 


“啊?新一你来上学的时候它也跟着来了吗?”


“……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啊?”


“啊,不过看上去这两个家伙感情不错哦!”


“……”

 


回到家的工藤新一把鸽子的晚餐从冰箱里拿了出来,感觉到口袋里手机的振动,他打开手机查看简讯。


看着内容他皱了皱眉,拍了拍桌子对着站在不远处衣架上理毛的鸽子招呼道:


“我要出去一趟,大概很晚回来。你的晚餐在这里……”


名侦探突然愣住了,并且狠狠地嘲讽了自己刚刚的行为。


鸽子的话大概听不懂的吧?毕竟才刚刚开始养……


把工藤新一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的鸽子似乎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发出一声有些不满的“咕”作为回应。


当然名侦探并没有听见。

 


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户撒进来,在一盏灯都没开的宅子的地板上渡上一层银白。


在一片黑暗中,座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身着一身白色礼服的少年不紧不慢地走向座机,雪白的披风被风吹起,轻薄的布料发出沙沙的摩擦声。


“喂,请问你找谁?”


低沉好听的男声。


“啊?……那个,是工藤君吗?”


“不,很遗憾,工藤新一并不在家,他出去了。”


“这样啊……那麻烦你帮我转告工藤君,我们决定学园祭依然上演话剧……听毛利同学说工藤君家有一只鸽子,麻烦他在明天彩排的时候带过来,我们要借用一下。”


“好,我知道了。”


覆盖着窗户的窗帘突然被风吹得飞扬起来,少年警觉地回头,泻进的白色柔光照亮了他的面容。


虽然戴着单片眼镜,但还是依稀能分辨出来。


那大概是一张与工藤新一相似的脸。


“我会转告他的,晚安,小姐。”

 

 

 

TBC.

 

和白煮蛋讨论着讨论着就扯到别的地方去了23333

然而什么都没有讨论出来orz

 

【求评价求吐槽求喜欢】

 

【我就不信只有我一个人自娱自乐吐槽没有同类.ni】

 

【祝食用愉快√】

 

【与上文无关系列】皮蛋:抱歉啦各位最近没有更文.电脑被冻坏了昨天晚上才修好orz真是个悲伤的故事【躺平】


评论(1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