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蛋味儿的阿笙

文笔渣,主食DC+MK,新快白黑,及一系列官配【。】
皮蛋可食,但是!请务必怜惜我😂😂😂【你走】

【新快】养鸽人

养鸽人-02

 

 

难得清闲的周末,毛利兰早早地起床做早饭,将熬好的薄粥闷在锅里,烧好热水,拿出一盒茶叶,和擦干净的茶叶杯,装满热水的水壶一起放到自己父亲能够容易发现的地方,走回房间拿了一张便签贴在桌子上,笔尖在便签纸上留下几行清秀的字体:

 

爸爸:

 

我今天和园子约好出去逛街,中饭你出去解决吧,不用等我。早饭在锅里。吃了早饭之后别忘了泡一杯解酒茶喝。                                             ——兰

 

给喝了一晚上酒喝得烂醉的父亲写完便条,毛利兰还小心地将水壶压在便条的一个角上,以免被风吹走。

 

仔细地检查好一切之后,兰挎上自己的小包,迈着步子静悄悄地走了出去。

走到楼下,毛利兰不出所料地看见好友铃木园子已经在等着自己了,当即快步小跑过去:

 

“园子!抱歉啊,我在给爸爸做早饭。等好久了吗?”

 

“不,兰,我也是刚刚才到。”

 

铃木园子理了理自己衣服上的褶皱,看着毛利兰有些匆忙的样子,眯起眼睛向她凑了过去:

 

“兰,别告诉我那个大叔又在通宵喝酒!真是的,总是这样麻烦的话小兰你干脆就用空手道把他的啤酒全-部都砸光!”

 

“好啦园子!”

 

“那个大叔……”铃木园子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看向兰:

 

“距离那家甜点店开门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兰。要是想早点排完队买到好的甜点的话我们就该认真起来了!”

 

“啊?诶……可是……”

 

“总之有什么话边走边说吧!我找的那家甜点店今天是开业第一天,凑热闹的人一定会很多!”

 

真是……好久都没有看到园子这么有活力的样子了呢……

 

被好友拉着跑的毛利兰有些无奈的笑笑,也加快了步伐。

 

“真是没想到这家店开业第一天的活动是前十名顾客免单呢!”

 

毛利兰把一块布丁用叉子叉起来放进嘴里,

 

“真好吃!”

 

“是吧是吧?这家店可是我铃木园子找到的哦!”

 

铃木园子嚼着蛋糕,口齿不清地说道。

 

“不过……就是因为园子你的表快了,虽然我们是最先等在这里的人,但是还是在风里站了半个小时诶……”

 

“我也不知道嘛!这块表很久不用了,因为我那块表送去检修了才拿出这块来的。”

 

铃木园子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手腕上的表,

 

“真是辜负了我的期待!”

 

“嘛,好了好了……”

 

“呐,兰,过一会我们去哪?”

 

“我的话……要不先去新一家吧?”

 

“怎么?想老公啦?”

 

“园子!”

 

“是是,不是老公,不是老公!兰不是为了工藤新一才去工藤新一家的!”

 

铃木园子笑着拍拍毛利兰的肩膀。

 

“我只是想去新一家看看那只鸽子怎么样了啦!园子你真是的!”

 

想了想,毛利兰起身拿出自己的钱包,

 

“园子,我去买几块水果蛋糕带去新一家,你等我一会儿。”

 

 

当毛利兰用备用钥匙开锁后走进工藤宅,几乎是同时响起了一声不小的动静,把她们吓了一跳。

 

“什么嘛……新一在干什么啊,那么大动静。”

匆匆换下自己靴子的毛利兰向声源处走去,却不得不在积了很多水的洗手间门前停下脚步,看着脚下好大一滩积水,毛利兰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新一?”

 

“啊,兰!你等等……喂!”

 

听到自己青梅竹马的回应毛利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几乎是下一秒,厕所的门被打开,一只全身湿透的白色不明物体就这么跌跌撞撞飞了出来,像是找到救星一般躲到毛利兰的肩膀上,爪子抓住她肩部衣服的力道大得让她感觉肩膀隐隐发痛。

 

“新一?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看着几乎上半身全部湿掉的工藤新一从浴室走出来,毛利兰觉得自己需要一个解释。

 

“我在给它洗澡啊。”

 

“洗澡?”

 

“它昨天整个扑进巧克力蛋糕里面了,身上上全是奶油。我本来打算昨天晚上回来就给它洗澡的,结果哪里都找不到它。”

 

面对一脸无辜的青梅竹马和肩膀上站着的瑟瑟发抖的白鸽,毛利兰有点哭笑不得地将鸽子从肩膀上抱下来,一下一下地给它顺毛。

 

“那么大侦探我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给它洗的澡?”

 

“把它放进水池再放水啊。它总是挣扎着想要跳出来,没办法我就把它又摁进去了。这

 

家伙身上的奶油全干掉了,黏在毛上,不洗干净点怎么行。”

 

最后一句说的好像很有道理,但这就是你用力把它摁进水池的理由?

 

“新一,你没救了。”

 

“……”

 

被毛利兰温柔地顺着毛的鸽子的眼中幸灾乐祸一闪而过,被它隐藏得很好。

没有人看到。

 

 

中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早晨的给鸽子洗澡事件到最后还是在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两个的帮助下才完成,宣告落幕。

 

在早晨被青梅竹马宣布已经没救了的名侦探躺在沙发上,看着羽毛已经干透的鸽子在房间里精神满满地飞来飞去,最后毫不顾忌地落到他身旁的沙发把手上,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他。

 

早上毛利兰她们买来的蛋糕还放在桌上,工藤新一打算在给鸽子喂食之前带它出去溜达一圈,作为对上午事件的歉意。

 

 

他的出发点是好的。

 

 

“死者名为水川幸,54岁,职业死因是由于头部受到撞击导致当场死亡,推断死亡时间为17小时前。最先发现尸体的是一名公园器材维修人员三浦胜美女士,因为发现尸体的保安室现场留有大量属于被害人的血迹,所以这个地方应该就是犯罪现场没错了,目暮警官。”

 

“嫌疑人呢?”

 

“嫌疑人有三名,死者的弟弟,水川守,与死者是同事关系的藤原达夫,还有被分配到负责打扫这块区域的清洁工中谷幸雄。”

 

高木涉看着面前被警员带过来的满脸不耐烦的三位嫌疑人,合上自己的小笔记本。

 

“发生什么事情了,高木刑警?”

 

工藤新一拨开围观的人群走到警官旁边,肩膀上站立着一只鸽子。

 

“工藤老弟!你怎么在这里?”

 

“其实我只是出来随便逛逛……先不说这个了,麻烦高木刑警先告诉我一下案件的大概经过?”

 

感觉到站在自己肩膀上的鸽子开始不安分地躁动起来,工藤新一张口刚想说些什么,但是在他发出一点声音之前,肩膀上的鸽子突然拍了拍翅膀,就这么飞走了。

 

“这家伙……只能在解决案件之后再去找它了。”

 

无奈的名侦探收回目光,将心思集中在眼前的案件上。

 

“那么,三浦胜美女士,请向我们描述一下你发现尸体时候的情况。”

 

“啊……我是接到一个电话说公园里的长椅坏掉了,所以我在今天早上赶过来修。当我修理好那条有问题的长椅之后经过这里,不小心透过窗户看到有一个人躺在地板上,就靠的进了一些……然后……”

 

“然后就发现了尸体?”

 

“诶,是的!”

 

“在听到你尖叫之后,谁先到的这里?”

 

“最先赶到的是那个叫藤原达夫的保安,然后是水川守,之后中谷幸雄也到了这里。”

 

“有没有人去触碰尸体?”

 

“有……不,没有。”

 

“什么意思?”

 

目暮警官眯起眼睛看向看起来有些犹豫的三浦胜美。

 

“水川守到达这里之后,看上去很激动,想要过去,但是藤原达夫不让他触碰尸体,两个人滚成一团,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碰到……”

 

“好吧,那么17小时前也就是昨天10点的时候你们在做什么?有谁能证明?”

 

“我从昨天下午5点开始就和一群清洁工朋友们在公园四处逛,没有离开过,他们都可以证明。”

 

“是的,昨天中谷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人群里有人说着。

 

“我在昨天10点左右在酒吧里和朋友喝酒呢,那群醉鬼可以给我证明。”

水川守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

 

“要不要确认一下?”

 

“高木,去。”

 

接到指令的高木涉接过电话走到一边,回头对水川守说了一句:

 

“失礼了。”

 

“我的话……昨天10点左右一直在这附近找东西,没有人可以证明……”

 

藤原达夫看到警察们的视线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连忙摆手,

 

“可是我真的没有杀人……”

 

“啊!这么说来,我们昨天好像在这块地方看见过他……”

 

 

“目暮警官!我们刚刚确认了一下昨天的影像……发现被害人在9点左右离开过一次公园……”

 

 

如果把所有零碎的线索拼接起来,那就是真相。

 

看穿了犯人所设的局的工藤新一唇角勾起了无畏的笑。

 

 

“犯人就是你,水川先生。”

 

“你为了让藤原先生替你背黑锅,故意在知道了清洁工们每天都会逛公园的情况下打电话给藤原先生,当然,你刻意没有用自己原本的声音。”

 

“我想你大概是跟他说你是一个管理员,在公园上班时掉了什么东西,让他帮你找一下,当藤原先生问你大概在什么地方丢失的时候,你只要回答‘大概在出口那边的保安室附近’就行了。”

 

“由于藤原先生知道保安室一般不会有人进去,所以不会去保安室找。在附近被目击到四处徘徊也是难免的。至于是什么东西嘛,大概你和他说是员工证一类的吧。”

 

“对了,还有你的不在场证明——”

 

“水川幸先生,真的是在17小时前被你杀死的吗?”

 

“或者说,在昨晚9点被监控录像拍到的离开那里的人,真的是水川幸先生本人吗?”

 

“恐怕你是在之前就杀掉了水川幸,随后用了放在桌子下面,冬天用来取暖的暖风机,好让警察们判断错误。听到尖叫后假装要向尸体扑过去,只是为了不被人注意地拔掉暖风机的插头。”

 

“然后在9点穿上保安服大摇大摆走出公园——当时天也黑了,因为是兄弟的关系你们又长得很像,真是混淆工作人员的最佳手段。”

 

“那套保安服的话,大概也被你丢弃在什么地方了吧。”

 

 

“目暮警官!我们在公园外的一处草丛里发现了一套保安服!上面有检验出水川守先生的指纹。”

 

“诶?工藤老弟,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知道……”

 

鸽子轻巧地降落到工藤新一的肩膀上,清澈的眼眸中满是得意。

 

 

夜晚,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有什么东西渐渐地在膨胀。

 

雪白的披风无声地划破轻柔的白光。

 

床上睡着的名侦探翻了个身,被细微声响惊到的人警觉地回头,单片眼镜反射出异样的流光。

 

对上了一副毫无防备的睡颜。

 

收缩,变小。

 

鸽子趴在窗台上,将尖尖的嘴埋进胸前柔软的绒毛。

 

 

“好险。”

 

 

 

TBC.

 

皮蛋:我选择狗带。案件什么的我语死早。

 

【KID终于出场了-v-】

 

【求评价求吐槽求喜欢v】

 

【今天问了一句共蠢:你觉得我日更能保持多久】

 

【共蠢:你的话绝对保持不了太久】

 

【我:……TT】

 

评论(2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