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川以昔时

※原 皮蛋味儿的阿笙
※填完《养鸽人》,还完点梗债爬墙凹凸
※时川/昔时
※雷安,雷安,雷安
※是个过激雷左

【雷安】孤独者(ABO,Alpha雷xAlpha安)

※我流雷安,双A,ooc可能

※原著凹凸大赛背景

※接受往下↓…喜欢请红心蓝手给个评(。)

 

1.

 

安迷修习惯独来独往,所以这片参赛者们鲜少涉足的僻静森林成为他日常用来消磨时间的乐土。传闻这片森林是某些强大到无法战胜的魔兽隐匿的栖息地,虽说谁都没有见到过。况且低级魔兽几乎没有在这块地域活动,对于实力不高的参赛者来说选择贸然前往无疑是道送命题。

 

——但是今日,有陌生人涉足了这片森林。

 

这并不是什么难以察觉的事情,身为Alpha对于信息素的敏感度和强于Beta的外界的感知力是与生俱来的。所以当那个闯入者——携带着一身浓郁到发腻的信息素跌跌撞撞闯进来的时候,风把这些信息素吹得更远,扑了安迷修满脸。他无可避免地被影响到了,并且感觉喉咙发干。

 

他决定去看看那位可能需要帮助的Omega,因为他(她)似乎无法好好控制自己信息素的释放,甚至有可能处在发情期。——虽然这确实是他的初衷,但是让他不愿承认的是,现在操控着自己身体向那个需要帮助的Omega走去的还是那见了鬼的本能。

 

Omega看起来确实是处在发情期了,汗水打湿了她的鬓角,她的脸上浮着一层不正常的红晕。在看到有人走近的时候Omega纤弱的身躯猛地震颤了一下,强烈的不安感笼罩了她。

 

在Omega眼中,她看到的是一个面色从容两手空空的人——看上去似乎对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无所知。事实上她也无法多想,热度传遍了全身让她的头脑昏昏沉沉,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

 

他有些不知所措,但碍于没征得对方的同意并没有贸然去扶。当那双清澈带着些茫然的眼睛抬起来看向他时,他决定先想办法让Omega从紧张中脱离开来再寻找机会帮助。于是他将左手覆在胸口,唇角扬起了一个弧度,微微矮身放平了语调: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美丽可爱的小姐。”

 

这似乎并没有奏效——好吧,早就预料到的结果。面前这位小姐似乎是完完全全把自己误会成了奇怪的人了。安迷修的笑容有些尴尬地僵在唇角,即使现在天知道他到底用了多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的信息素和理智不被Omega诱惑力极强的信息素带跑偏,但是他深知支撑不了多久被牢牢封在腺体中的信息素就会冲破控制,让这个Omega瞬间动弹不得。

 

“您看起来需要帮助。”他努力让她认为自己是个对于信息素毫无感知的beta,“而我乐意为您效劳。——你能站起来吗?”

 

在Omega寻求帮助的手碰到他的手的一瞬间,安迷修的表情就有些绷不住。他担心事情会向意料之外发展,于是他咬了咬牙低下头将女孩的手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一路小跑熟门熟路将她带到一片石块散落的平地,将Omega安置在一块大石头上后,便借着去找些水来的理由匆匆离开了。

 

他希望自己在她的眼中只是一个乐于助人的Beta——毕竟大赛残酷的规则,再加上本能的趋势,谁都不会相信一个Alpha会对发情的Omega无动于衷——更别说“热心”地帮她用另一种方式缓解发情期带来的痛苦。

 

然而当他全身湿透略显狼狈地端着花费积分买下的碗和毛巾重新回到刚刚离开的地方内心盘算着应该如何和那个Omega掩饰自己刚刚跳下水窘迫的原因时,发现那个Omega已经不在了,残留的信息素味道虽然依旧浓郁,但是已经断断续续,无法再探知她的去向。

 

“……也许那位小姐是被同行的人找到了接走了也说不定。”

 

失落之余安迷修把毛巾搭在自己的头顶决定先把还在滴水的头发擦干,但就在他转过身的一刹那他感知到一股陌生的味道——充满了攻击性的、Alpha的信息素的味道。闻得他头皮发麻,下意识释放出自己的与之抗争。

 

 

“……哼。安迷修,你原来还是可以散发出信息素的啊。”

 

听到熟悉的嗓音安迷修的动作肉眼可闻地僵了僵,一时间气氛凝固。他将头发上的毛巾抽下扔到一旁,凝晶流焱在他的双手前成形。——在听到雷狮声音的一瞬间,他笃定了事情不会有那么简单。

 

“是你吧,雷狮。”

 

“什么?——是赶走那烦人的弱者,”他眯起了眼睛,嘴角玩味地上扬,“还是说,我的信息素触及你身为Alpha的自尊了吗?”

 

“这算是挑衅么?”

 

“我没有说废话的习惯,要打就打。”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连肆意飘散在空中信息素的味道都凝固了一般。

 

安迷修面色难看地握紧了手中的双剑,在雷狮发出一声探究的轻笑后身体先思考利弊前做出了动作,他转过身径直奔向那个周身散发着惹人心烦气味的Alpha——虽然其中有宣泄的意味,刚刚他在Omega小姐面前压抑了太久,即使是冰冷的水也不足以完全浇灭内心的躁动。而此刻雷狮就在他的面前,从容不迫又恶劣地碾碎他的善举的残渣,似乎想逼得他恼羞成怒,看看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雷、狮!”

 

在安迷修的双剑逼近自己时雷狮即刻召出雷神之锤抵挡那一击,而在攻击的间隙安迷修开口了。他的声音听上去还很理智,但是雷狮感觉到自己已经成功地激起了面前这好脾气家伙的怒火。

 

“哦,怎么?”

 

他笃定此刻从周身释放出来的电流能够让面前的骑士手臂麻一阵子,但是在被雷神之锤击开后第二击来得要比想象中的要快。在他第二次向安迷修袭来的方向挥动雷神之锤的时候,一阵柠檬味的信息素扑面而来浓郁到让雷狮觉得舌面有些发涩。

 

“……雷狮,她的处境会很危险!”

 

一个Alpha被迫闻另一个Alpha暴怒时的信息素可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甚至十分影响心情。而雷狮也不乐意委屈自己体验一把仿佛泡在高浓度柠檬水里的感觉。

 

下一秒龙舌兰味的信息素暴起,两股信息素交织在一起争斗起来。

 

“哦,我当然知道。”他咂嘴扬起眉毛,“看来你是被那可笑的助人为乐的精神冲昏了头脑。”

 

看着安迷修因电流的侵蚀双剑统统脱了手,雷狮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用自己的信息素压制得他抬不起头。——征服的快感让他的血液开始沸腾,他从中找到了十足的乐子。

 

于是他收起了自己的雷神之锤,低笑一声转过身。

 

“你看起来可像是一个十足的行走着的积分大礼包。——如果你那么不在意把积分拱手送人的话、今天算你命大,下次,就由我来收走。”

 

“况且,弱者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游手好闲的狩猎者在身边手下各自都前往收集积分的时候落了单。正好他想起了魔兽的传闻,本着找点乐子消磨时间的想法游荡到这里。当跃跃欲试的雄狮准备探出锋利的指爪,他闻到了一股诱惑性极强的味道。

 

他甚至有一瞬间认为是谁在利用哪个不知死活的Omega作诱饵准备撒网狩猎。

 

“哦?……有趣。”

 

雷神之锤化为像素点消散在手中,在他不加掩饰地出现在Omega面前时,毫不意外地捕捉到面前如待宰羔羊一般的女孩恐惧的表情。敏锐地感知到附近残存的陌生气息他拉开了唇角嗤笑一声,女孩的身体在他直白的探寻的目光下被灼痛般抖了抖。

 

“——在这种地方,是准备狩猎谁呢?”

 

未等女孩回应,雷狮轻哼一声偏头,一支箭矢破空擦过他的鬓角,浓烟在面前炸开。他眯了眯眼睛,嗅觉并没有因为视线被阻碍受到丝毫影响。他感知到Omega肆意发散的信息素戛然而止,一点都没有想追上去的意思。

 

他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人。浑身湿透并且牢牢封住信息素散发的Alpha。

 

“安迷修。”

 

他突然产生了一种想要同他一战的欲望。

 

 

 

毫无缘由地,一如二人初见时坚定不屈的目光只是不经意对上位居高处的狩猎者的偶然一瞥。

 

然后,硝烟升腾。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今川以昔时 | Powered by LOFTER